四、薄命紅顏
作者:乘風(fēng)無(wú)痕      更新:2019-07-02 09:50      字數:2481
    林慕杰大聲喝斥著(zhù),酒意也醒了不少,頭腦頓時(shí)變得清醒,他覺(jué)得眼前這個(gè)少女有些不簡(jiǎn)單。

    “林董,我是公司文化部的一個(gè)茶藝員。如果您對我的服務(wù)有不滿(mǎn)意的地方,請您指出來(lái),我馬上就改!”那少女經(jīng)林慕杰一聲大喝,神情立刻大變,她聲音發(fā)顫,手足也有些發(fā)抖。涉世不深的她不明白眼前的客人前一刻還是溫和可親,轉瞬間卻露出咄咄逼人的氣勢,當下頓時(shí)慌亂起來(lái)。

    “別耍什么花招,說(shuō)!是誰(shuí)讓你來(lái)的!”林慕杰覺(jué)得自己像是陷入別人早就設計好的陷阱,等著(zhù)他一步一步往里面跳,他心里盤(pán)算著(zhù),只等陸雄一來(lái),早點(diǎn)離開(kāi)為妙。

    那女子經(jīng)林慕杰一喝一問(wèn),早已嚇得花容失色,她顫抖著(zhù)說(shuō):“林董,您說(shuō)什么我聽(tīng)不明白!我只是給您表演茶藝,請您一定要高抬貴手,我剛來(lái)公司不懂規矩,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求您多擔待些,求您放過(guò)我一馬!千萬(wàn)不要告訴我們老板!”

    林慕杰見(jiàn)她嚇成這個(gè)樣子,不禁有些憐憫。像她們這種風(fēng)塵女子,書(shū)沒(méi)讀多少出來(lái)混口飯吃也真不容易,便沒(méi)再大聲責問(wèn)她。他本想只是坐下來(lái)等等陸雄,誰(shuí)知王晨銘又葫蘆里賣(mài)什么藥?

    “不告訴你們老板也可以,你必須告訴我,你是誰(shuí)?為什么會(huì )呆在這個(gè)屋子里?”林慕杰仍然感到十分疑惑。

    那少女聽(tīng)林慕杰語(yǔ)氣變得和緩了,才停止發(fā)抖。她低著(zhù)頭,垂淚答道:“我叫百合,今年十九歲,公司安排我提前在這個(gè)貴賓室,說(shuō)有重要客人要招待……”

    “才十九歲,你應該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林慕杰打量著(zhù)她單薄的衣服,眼中不由得有些嫌惡。

    “你看不起我?”百合忍著(zhù)內心的羞辱,眼中晶瑩欲滴。

    “你應該明白這是什么地方,你為什么會(huì )來(lái)這種地方呢?”林慕杰冷冷地說(shuō)道。

    “因為……,因為父親生病沒(méi)錢(qián)醫治,現在還臥床不起。家里供不起我讀書(shū),我高中沒(méi)讀完就外出打工,聽(tīng)別人說(shuō)這里工資高,經(jīng)人介紹就來(lái)到這里了!卑俸险f(shuō)著(zhù),眼中的淚珠開(kāi)始滴落下來(lái)。

    林慕杰雖說(shuō)平日逢場(chǎng)作戲偶爾也會(huì )去那種風(fēng)月場(chǎng)所,可他眼光非常老練,自然看得出百合是一個(gè)初次步入此種場(chǎng)所的少女。她的緊張,她的生澀無(wú)不告訴自己,這就是一個(gè)不諳世事的女孩?粗(zhù)百合流著(zhù)眼淚,林慕杰的心里也挺不是滋味,這年齡本當是讀書(shū)的花樣年華,只因家中窮苦,便淪為男人的掌中玩物,林慕杰決心幫那個(gè)女孩一把。

    “你先起來(lái),坐下吧!我又不會(huì )吃人,你干嘛這樣怕我?瞧我的樣子長(cháng)得也不可怕!”林慕杰盡量想把氣氛弄得和緩一些。

    “多謝林董!”百合客氣了一番,見(jiàn)林慕杰說(shuō)話(huà)心平氣和沒(méi)有惡意,也不再推辭,順勢起身,但仍不敢坐下,只是垂手站在一旁。

    “坐吧!給我說(shuō)一說(shuō)你的故事,說(shuō)不定我還能幫得上你!”林慕杰指了指身旁的沙發(fā),示意她坐下。百合輕應一聲。那份羞澀與清純與剛才那個(gè)跳舞時(shí)狂野奔放的女孩判若倆人。

    “林董,我幫您倒杯茶水吧?”百合說(shuō)著(zhù)起身去倒茶水。

    “我一直好奇怪,咱們以前沒(méi)見(jiàn)過(guò)吧?你怎么知道我姓林?”林慕杰見(jiàn)女孩的口語(yǔ)里帶有外鄉語(yǔ)音,又見(jiàn)她一直稱(chēng)呼自己林董,便以此為話(huà)題切入口。

    “我今晚是第一次單獨給客人服務(wù)。芳姐有交待,說(shuō)今天我們酒店來(lái)了貴客,并說(shuō)過(guò)要好好侍候林董。芳姐告訴我,如果做得好讓老板高興了,指不定就會(huì )拿錢(qián)給我父親治病。沒(méi)想到惹您生氣了!卑俸险f(shuō)著(zhù),將手中倒好的茶水遞過(guò)去。

    “原來(lái)是這樣!”林慕杰暗自點(diǎn)了點(diǎn)頭?磥(lái),這個(gè)王晨銘為了與自己合作,是花了不少心思。剛才看他那神神秘秘的樣子,以為他想耍什么花招。原來(lái)安排到這里休息,想使“美人計”。但這種手法似乎早已過(guò)時(shí),隨便拋出一個(gè)女人就想讓我輕易就范,即使我吃完抹嘴就走,你又拿我如何?

    林慕杰接過(guò)茶杯,立刻輕輕品嘗了一口,一陣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lái)。這茶水是經(jīng)過(guò)特制的,既不像鐵觀(guān)音,也不像龍井茶,喝在嘴里,香濃的苦味中,卻又帶著(zhù)一絲絲說(shuō)不出來(lái)的甘爽,直沁向心脾。林慕杰一口氣便將那杯茶水喝完。

    百合看著(zhù)林慕杰神情那樣專(zhuān)注,臉上的表情十分愜意,她婉爾一笑,渾身突然間輕快了許多。

    “好喝嗎?我給您再來(lái)一杯!”百合再次往杯子中注入茶水。

    “好茶!”一杯香茗下肚,林慕杰頓覺(jué)精神倍爽,再看著(zhù)百合俊秀的面容,那圓嘟嘟欲撐薄薄內衣的豐滿(mǎn),嫩藕般的手臂,凝脂般的肌膚,整個(gè)人似仙女下凡一般。

    林慕杰再次接過(guò)百合遞過(guò)來(lái)的茶慢慢品味,他一邊與她聊天,一邊專(zhuān)注地看著(zhù)她,內心竟泛起莫名的蠢蠢欲動(dòng),他暗罵自己沒(méi)一點(diǎn)意志力。百合無(wú)論是外表還是內心,都是很清純的那種,讓人見(jiàn)了忍不住要疼惜一番。

    不知是剛才酒喝多了酒精發(fā)作還是什么原因,喝下第三杯茶的時(shí)候,林慕杰的體內漸漸涌起一股莫名的燥熱,隨之替代的是另一種興奮的情緒在身體里蔓延,他漸漸感覺(jué)到自己的體內已發(fā)生了微妙的反應。

    當百合再次把茶水遞到他手中,林慕杰接過(guò)茶水一把喝入肚中,渾身像熊熊的火焰在燃燒,體內的原始欲望越發(fā)熾熱,下體不由自主地膨脹起來(lái)。他自己也覺(jué)得今天的自己感覺(jué)很奇怪,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他伸手試著(zhù)去抓百合的那只玉手。百合借機倒茶水,輕巧地躲過(guò)。

    林慕杰哪里肯依,他覺(jué)得體內的燥熱越積越旺盛,那種原始的欲望源源不斷地從身體中的每一個(gè)毛孔里噴涌出來(lái),任憑他怎么抑制也控制不了。當百合再次遞來(lái)茶杯時(shí),他一邊接過(guò)百合端來(lái)的茶水,另一只手卻不安分地向她身上襲去。

    “啪!”茶杯掉地上了。百合一驚,低身拾起。幸好地上鋪著(zhù)厚實(shí)的地毯,杯子完好無(wú)損。

    林慕杰像喝醉酒的人一樣,臉紅得像關(guān)公,那情形舉止看上去哪有半分理智可言。

    林慕杰喘著(zhù)粗氣,趁百合撿茶杯的時(shí)候,一把將她摟在懷里。百合輕輕掙了掙卻是動(dòng)彈不得。她明知今天會(huì )有這個(gè)結局,但事情來(lái)臨,一種無(wú)助與恐慌的心理,又襲向她顫抖的心田。

    百合很想使一把勁,把眼前這個(gè)男人推開(kāi),可是想起自己那一無(wú)所有的家,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父親,一整天哭哭啼啼的的母親;想起芳姐說(shuō),只要服侍好林董,老板便會(huì )出錢(qián)去醫治父親的病,除此之外,自己就是有功之臣,接下來(lái)還會(huì )有享不盡的榮華寶貴。眼下雖是嬌羞不堪,但想一想自己就是這個(gè)命了,當下兩眼一紅,雙目一閉,不由自主地滴下淚珠來(lái)。

    林慕杰此時(shí)神情早已不能自制,本來(lái)因喝酒酡紅的臉,更是紅得直透脖領(lǐng)。百合敵不過(guò)他蠻力,只好半推半就任由林慕杰的手在身上亂游。她渾身顫栗,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身體處于極度的恐懼與驚慌之中,內心的委屈與恥辱不斷升騰著(zhù),眼中不爭氣的淚悄然滾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