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p3m"></p>

  • 游戲專題|我被學生慫恿開了一門游戲課
    作者:邵燕君      更新:2017-02-18 10:44      字數:602
        上個學期我開了一門名叫“電子游戲與文化理論”的討論課。我不會玩游戲,哪里有資格開游戲課?卻架不住學生慫恿。當年我上本科時,錢理群老師就說,他不讀金庸,但是如果有人想做金庸的本科論文,他可以帶。有此優良傳統,我也便放膽從善如流。

        慫恿者里帶頭的是傅善超。從寫課程申請到編課程大綱,從課堂組織到作業批改,全是他一手包攬。最后,還洋洋灑灑地寫了這么一份全面細致的課程總結。若從師門論,善超是我師弟,所以,我的學生都管他叫小師叔。但后來,其他同學也叫他小師叔,他成了所有人的小師叔。所以,善超當小師叔不是靠輩分,而是靠才德。我一直慫恿善超看貓膩的《將夜》,不然,不知道小師叔是怎樣一種存在——

        在夫子學生們的心里,老師經常是不靠譜的,小師叔才是最牛逼的。

        這種學生慫恿老師開的課,熱情必然是很高的。一個有力的證據是,學期中我有一個星期去開一個特別偉光正的會,于是光明正大地停課。其他兩門課的學生都很happy,輪到這門課,學生們算了算報告安排,說時間不夠了,于是對我說,老師您自己去開會吧。據說那節課的效果還特別好,可能是一學期中最好的一次。于是,我徹底明白了我的位置:就是一個經常會問一些外行話的NPC。

        當年,錢老師講魯迅時,經常悲壯地說,他們這一代是歷史中間物,要 “肩住黑暗的閘門……”。到了我們這一代,卻只有悲催地說:做一個安靜的NPC,放網游一代研究未來的主流文藝去吧。

        (文/邵燕君  本文首發北大網絡文學論壇微信公眾號:媒后臺)
    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_欧美做真爱大野战免费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免费观看刺激高潮的视频
    <p id="g6p3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