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 清洗
作者:金龍入海      更新:2018-07-28 02:25      字數:3252
    那名長(cháng)老不再言語(yǔ),開(kāi)始為周子杰修復加工玄鐵槊。

    風(fēng)箱發(fā)出巨大的轟鳴聲,將溫度升至最大,玄鐵槊變得渾身赤紅,最后在模具里和剛放進(jìn)去的精鑄玄鐵錠一起變成了溶液,這時(shí)那名長(cháng)老將已經(jīng)被碾磨粉末的燃心竹均勻地灑在上面,一時(shí)間噼里啪啦的聲音不絕于耳。

    周子杰知道里面的雜質(zhì)正在被去除。

    那名長(cháng)老雖然嘴上不饒人,但是做起事來(lái)倒是很認真,一下一下地對玄鐵槊的槊頭進(jìn)行鍛打。

    足足打了三百多下。

    一旁弟子看差不多了,就把半尺見(jiàn)方的一整塊金元膏放進(jìn)了寒泉奇水中,那金元膏在寒泉奇水中迅速融化,把原本清澈的寒泉奇水,變得金黃一片,讓周子杰不經(jīng)想到了珍饈樓的雞湯,那可真是養人啊。

    不如辦完事以后喊上秦思勉去珍饈樓吃晚飯,嗯,就這么辦。周子杰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

    嘿嘿嘿,也不知道秦思勉和孫清雯現在關(guān)系如何了。

    伴隨著(zhù)玄鐵槊被長(cháng)老從寒泉奇水中取出,這柄煥然一新的仙器便出現在周子杰面前。

    “這玄鐵槊原本是我們這里打造的普通貨色,才二階中級而已,現在用三階的材料好好加工,它的品階已經(jīng)達到三階低級了!

    周子杰接過(guò)玄鐵槊:”謝過(guò)長(cháng)老!

    周子杰也不是不懂事的主兒,他下了山以后,又跑去買(mǎi)了些點(diǎn)心和酒水送上鍛坊,也算是一點(diǎn)心意。

    燃燈殿外  李家莊  高記貨棧

    隨著(zhù)時(shí)間的流逝,熙熙攘攘的街市逐漸安靜下來(lái),此刻已是傍晚。一只七個(gè)人的小商隊慢悠悠地來(lái)到了貨棧面前!睅孜豢凸,您里邊請!罢字(zhù)在門(mén)口擦門(mén)的伙計一看到商隊,立馬放下手下的活兒,熱情地迎了上來(lái)!庇袆谛「缌,我們準備在這住一晚!吧剃牭氖最I(lǐng)丟過(guò)來(lái)一錠白銀!辈徊徊,客官您給多了,給多了!斑@伙計倒是為人不錯。他趕緊朝院子里喊了幾聲:”快出來(lái)招待客人!”

    “來(lái)了,來(lái)了!逼甙藗(gè)伙計從廚房里跑了出來(lái)。他們有男有女,腰間都系著(zhù)圍兜,看來(lái)正在準備一桌好菜。

    “客官,鄙人高洋,是這家貨棧的掌柜,還未請教……”

    “小弟姓李,李錦城!鄙剃牭氖最I(lǐng)朝高洋拱了拱手。

    高洋恭恭敬敬地給李錦城一行人倒上了茶。

    聞那茶香都知道是品色很不錯的碧螺春!崩罟,你們這趟是做的什么生意?“”精脂。賣(mài)到禾縣去!袄罟右贿呎f(shuō)話(huà),一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貨棧。

    這貨棧倒是有些別致,別看地方不算特別大,但里面的桌椅可用的都是實(shí)打實(shí)的紅木。墻上掛了不少山水畫(huà),看來(lái)這掌柜的倒頗有些情致!迸秵,大賺啊。如今精脂可是俏得緊呀!案哐筘Q起了大拇指!蓖姓乒窦粤!袄罟哟笮Φ!闭乒竦奈一貋(lái)了!耙粋(gè)在貨棧里打雜的女孩子興高采烈的跑了回來(lái):”鶴城老抽來(lái)嘍!八龘P了揚手里的瓶子。

    “開(kāi)飯啦!逼渌麕讉(gè)年輕的伙計歡呼雀躍起來(lái)!焙冒,這下人齊了,幾位客官你們要不要一起……“

    李公子忽然詭異地來(lái)了一句:”你們可算人齊了!

    高洋聽(tīng)聞這句話(huà)忽地一愣,回過(guò)神來(lái)的他立馬大驚失色:”你——“

    李公子手下的六個(gè)人化做幾道殘影,登時(shí)還沒(méi)緩過(guò)神來(lái)的伙計們紛紛做了劍下鬼,一時(shí)間鮮血染紅了整個(gè)大堂。

    高洋眼里精光畢露,哪里還有半點(diǎn)俗世掌柜的樣子,他手中忽然變出一柄淡紫色的芒刃,醞釀著(zhù)澎拜的玄氣直直刺向李公子。那李公子身形一動(dòng),竟然直接移到了高洋的身后。

    李公子一記手刀狠狠砍在高洋后頸,身為中級玄師的高洋竟然招架不住,頓時(shí)癱軟在地。

    好強的身法!這是高洋在昏過(guò)去之前,腦海里最后一個(gè)想法。

    李公子輕松地一把拎起高洋,他轉身向手下的六個(gè)人下令道:“把這里燒干凈一點(diǎn)!

    與此同時(shí)燃燈殿鄰近城市里,燕王宗大大小小的暗線(xiàn)都遭到了突襲,無(wú)一幸免。

    燃燈殿 湖心亭

    此刻天色已晚,整個(gè)湖面不動(dòng)如鏡,偌大的湖面上只有一個(gè)孤零零的小亭子,而這亭子里只有副宗主一人。

    平靜的夜色里突然響起了短促的破空之聲。

    “參見(jiàn)副宗主!崩罟诱旅婢,露出了他的真容——竟然是韓靖。

    “進(jìn)展如何?”副宗主問(wèn)道。

    “十一處燕王宗安插的據點(diǎn),已經(jīng)全部一網(wǎng)打盡,玉成子那家伙給的情報準確無(wú)誤,燕王宗派來(lái)的一百一十七人或殺或俘,無(wú)一遺漏!表n靖手心忽地出現一團烈焰,瞬間就將面具燒得渣都不剩。

    “不錯,此番行動(dòng),將盤(pán)踞在我燃燈殿附近的燕王宗眼線(xiàn)一網(wǎng)打盡。靖兒,你又立功了!

    韓靖冷冷一笑:”剛剛刑部給那個(gè)化名叫高洋的燕王宗長(cháng)老,上了幾遍重刑,現在他已經(jīng)把殿里幾個(gè)吃里扒外的白眼狼招出來(lái)了,我們要不要也先控制住他們,待查明以后,斬首示眾?“”這倒不急,先查明那個(gè)長(cháng)老是不是在胡說(shuō),別是借我們之手殺我們殿里的人,這幾日先派人盯緊他指供的人,有什么情況,立刻向我報告!啊泵靼,這件事我讓陳典去辦!

    副宗主環(huán)顧四周,緩緩說(shuō)道:“不過(guò),他們能在眼皮底下探我們的情報,我們也可以!

    韓靖笑道:”我說(shuō)副宗主大人,我們想到一塊去了!啊迸?“副宗主露出一絲笑意!蔽椅锷艘粋(gè)人選,讓他去做安插在燕王宗里的第一個(gè)間諜。他若成功,我們便可陸續派出更多的間諜。他若不成功,也只死他一個(gè),對我們構不成任何損失!绊n靖彈了彈衣袖!蹦愣加腥诉x了?說(shuō)來(lái)聽(tīng)聽(tīng),你準備派誰(shuí)?”

    “副宗主,你還記得當年和驚瀾淵一役,我們有個(gè)長(cháng)老因為一時(shí)大意,遇襲身亡嗎?”韓靖問(wèn)道。

    “武煉!边@么多年了,副宗主對當年的戰況依舊記得頗為清楚!爱斈晁蝗蚊鼮橄蠕h,他倒好,帶著(zhù)手下的弟子一起被驚瀾淵伏擊,自己死了不說(shuō),還害得手下的弟子幾乎全軍覆沒(méi)!备弊谥髡f(shuō)到這里,眼里閃過(guò)一絲不易察覺(jué)的怒色。

    “是,他這一脈自此在內宗再也抬不起頭來(lái),他這一脈后來(lái)還被內宗除名,他們家到現在只剩一對姐弟還在外宗。姐姐叫武雪霏,弟弟叫武雪見(jiàn)!

    “姐弟倆差四歲,他們自幼父母雙亡,是姐姐含辛茹苦把弟弟拉扯大,但是去年武雪霏在招搖山發(fā)生意外,被一個(gè)不知名的魔教法器吸了魂魄,雖然命保下來(lái)了,但是已失三魂二魄,怕是永遠醒不過(guò)來(lái)了!

    “你的意思是——”副宗主望著(zhù)韓靖的眼睛。

    韓靖倒是繼續彈著(zhù)他的衣袖:“那武雪見(jiàn)我見(jiàn)過(guò),雖說(shuō)在外宗名不見(jiàn)經(jīng)傳,也沒(méi)人待見(jiàn)他,但此人道行不算太差,如今二十出頭,卻也是頂級玄士了,他為人本分,也還算機警,此人可以拿來(lái)一用!

    “我們可以派武雪見(jiàn)去燕王宗,我們給出的條件他肯定無(wú)法拒絕——我們來(lái)幫他精心照料武雪霏。他姐姐在我們手里,我們就算讓他去殺燕王宗的宗主,他也不敢說(shuō)二話(huà)的。更何況他在外宗都名不見(jiàn)經(jīng)傳,燕王宗的人就算查,也查不出什么花樣來(lái)!啊蓖艘蝗f(wàn)步說(shuō),就算武雪見(jiàn)將來(lái)反水,我們要對付一個(gè)和死人沒(méi)什么區別的女弟子還不容易嘛?”韓靖總算理好了自己的衣袖。

    副宗主面無(wú)表情地看著(zhù)韓靖,韓靖倒是一臉無(wú)所謂。

    良久,副宗主笑道:“哈哈哈,靖兒有出息了,記住,武雪見(jiàn)的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此事就交由你來(lái)辦!

    韓靖冷冷一笑:“遵命!

    楚家莊

    夏侯揚將香囊捧在手心,他一動(dòng)不動(dòng),就這樣靜靜地凝望著(zhù)它。當初韓可祈把這送給夏侯揚的時(shí)候,夏侯揚還不愿意收,在他看來(lái),自己是一個(gè)男弟子,要是在外沖殺的時(shí)候腰間卻掛著(zhù)一個(gè)香囊,不要說(shuō)自家的師兄弟,就是對面的敵人只怕也會(huì )笑得前仰后合。

    可到頭來(lái)夏侯揚經(jīng)不住韓可祈的軟磨硬泡,還是把這香囊留了下來(lái)。

    造化弄人,這香囊卻成了韓可祈留給他的最后一件禮物!毕暮顡P有你的包裹!袄详愅崎T(mén)而入,遞給夏侯揚一份大包裹。

    夏侯揚連忙把香囊收進(jìn)懷里:”哦,多謝多謝!啊睕](méi)事!袄详愑殖隽碎T(mén),今天下午是他巡邏。

    夏侯揚打開(kāi)包裹一看,果然是周子杰寄來(lái)的。

    夏侯揚前些日子,又寄了一封信給周子杰,得知藍震生還的周子杰自然大喜過(guò)望,買(mǎi)了不少補品托人送到了前線(xiàn),想讓藍震好好補補身體。

    “唉!毕暮顡P嘆了一口氣,這幾天在和藍震的聊天中,他越來(lái)越發(fā)現藍震不對勁,每當他問(wèn)起藍震失蹤后呆在何處,藍震的睛神總歸會(huì )不由自主地向下看半秒,這個(gè)動(dòng)作雖然很快,但卻根本瞞不過(guò)夏侯揚的眼睛。

    夏侯揚對藍震太熟悉了,以前赤**長(cháng)老問(wèn)藍震有沒(méi)有練功時(shí),調皮的藍震總會(huì )撒謊騙他說(shuō)練了,那個(gè)時(shí)候小藍震就會(huì )不由自主地做出這個(gè)動(dòng)作。

    夏侯揚又是一聲長(cháng)嘆,這件事不能和別人說(shuō),就算是周子杰也一樣。

    罷了,也只能讓周子杰也蒙在鼓里了。

    夏侯揚拿起補品,又趕去探望藍震。他已經(jīng)暗地里安排好,以療傷為名,向百煉長(cháng)老申請,讓藍震于本月中旬回龍吟谷休養。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就算藍震真的和魔教有勾結,到時(shí)候他遠在龍吟谷也沒(méi)法竊取前線(xiàn)的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