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p3m"></p>

  • 三、用獎學金買米
    作者:成丕立      更新:2019-03-04 04:26      字數:3263
        山上的夜晚十分沉靜,趙古崽撲在床上,雙手緊握拳,邊錘打床板邊大聲呼喊,如同狼哭鬼嚎,發出一陣陣凄慘的喊叫聲,在夜空中回蕩。山谷傳來回音:“孩子他媽,孩子他媽,你在哪里……”

        趙古崽哭暈過去后,趙大海和馮隊長把人抬到床上去,又給他蓋上被子。趙大海說:“我們倆把全寨子的人都喊起來,你帶人從東往西去找,我帶人從西找去。請大家齊心協力,一定把人找回來!”

        馮富貴拿著手電筒來到東山,邊吹哨子邊大聲喊:“各位父老鄉親,請大家趕快起來!寨子里丟了人,都起來去找趙大媽!”

        趙大;丶夷昧艘幻驺~鑼,在寨子里邊敲鑼邊大聲喊道:“趙大媽丟了,請大家趕快起床,隨同我從西寨子往東寨子找去!”

        兩人在寨子里把人喊起來后,帶著人同時來到趙古家,這時天已經大亮了。陸續有人來,他們回報說:“趙書記,我們從東去西寨子,挨家挨戶找,把整個寨子都搜了一遍,我們沒有找到趙大媽!”

        “馮隊長,你帶人去東山,指導員帶人去南山,盤大長帶人去北山,我帶人去西山,那怕是把山都搜遍,也要把人找回來!”

        中午,趙大海帶著人來到趙古崽家里坐下,派出去另外三人也隨著回來,他們回報的情況與自己是一樣的。心想,我們把東南西北的山也搜尋了個遍,依然沒有找到趙大媽,難道她是去了山外嗎?走到馮隊長身邊坐下,認真地說:“馮隊長,隊里還有多少糧食?”

        “還有十來擔沒撥的玉米,全寨子的人能吃兩天!

        “你派隊里的人去,把玉米全部跳來。從今天開始開集體餐,讓大家吃飽后,擴大搜索范圍繼續尋找。你吩咐下去,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如有哪個群找到了趙大媽,每人獎勵二十斤玉米!

        “留下這玉米是用來救命的,并且是公社書記的指示呀?”

        “現在就是為了救命,書記怪罪下來,由我承擔!”

        寨子里的人聽說有玉米獎勵,十六歲以上,六十歲以下的男女,紛紛趕來趙古崽家,報名參加搜索隊。吃了跑后,各人身上捆一把砍柴刀,手上還拿著長柄鐮刀,大家結群出發,上山去尋找趙大媽。

        傍晚,個個精疲力竭,無精打采地走回來說:“趙書記,我們搜遍四周的山沖和懸崖,都沒看到趙大媽的蹤影,怎么辦呀?”

        “大家別灰心!吃了晚飯后回去洗個澡,睡床上好好想一想,趙大媽有可能去哪里?明天早點起來,到這來吃早餐,繼續去找!”趙大海對一群回來的人都這么重復說,然后讓大家去領玉米吃。

        第三天傍晚,回來的人仍匯報沒有找到趙大媽。趙大海自己也心灰意冷了,對大家說:“我們已經盡力了,現在看來只能是顧活不顧死。從明天開始,大家回生產隊去做事,隊里恢復正常生產!

        趙大媽的大兒子趙大樹,從小聰慧好學,小學畢業榮獲全公社學習成績第一。那年是國家恢復高考的第五年,縣教育局為了培養尖子生,提升高考升學率,在縣城設立重點學校,把各公社學區畢業成績第一的學生,全部招到縣一中去讀書。趙大樹成為首屆重點中學的學生,也是荊竹公社第一個初中生,公社書記和大隊書記前來道賀。

        趙大樹進入縣一中讀書后,默默發誓考上大學,做荊竹公社第一個大學生。進校的第一輪考試,他還在年級排名倒數幾名,初二二期的期末考試中,他的成績名列年級第一,獲得了一塊錢獎學金。

        表彰大會結束后,他拿著這一塊錢和一個蛇皮袋子去糧站。這天,買米的人排著長龍,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到達窗口,把一塊錢遞給開票的阿姨,問道:“阿姨,一塊錢能買多少米?給我開一塊錢米!

        阿姨抬頭盯住趙大樹一看,微微一笑說:“你讀初中了吧?一角三分捌錢一斤的米,你自己算算,一塊錢能買多少米呀?”

        趙大樹眼珠一轉,大聲說:“阿姨,請您給我秤七斤三兩米!

        阿姨接過一塊錢,又伸過手來說:“把購糧本或糧票給我!

        “我沒有購糧本,也沒有糧票,能賣米給我嗎?”

        阿姨再次仔細打量趙大樹一番,看到他身穿鑲邊花紋衣服,頭上雖沒戴青色頭布,但很明顯是山上的瑤族同胞,料定他不懂得這些事。微笑說:“小朋友,這是國家的規定,沒糧票就不能賣米給你!

        趙大樹正要退出窗口,開票的阿姨拉著說:“今天你很是幸運,我這有十斤糧票,半價賣給你,一角一斤,你給我一塊錢!”

        “阿姨,我只有這一塊錢,這是獎學金!壁w大樹皺眉說。

        排在趙大樹身后的婦女走上來,站到趙大樹旁邊,遞給阿姨兩塊錢,大聲說:“大姐,我給你兩塊錢,你把糧票賣給我……”

        阿姨瞪大眼睛盯住婦女,微笑說:“二塊二錢一斤的糧票,還是排價。一塊錢賣十斤給他,是鼓勵孩子認真讀書。你給多少錢我都不賣,我情愿白送。小朋友,那十塊錢給我,給你開十斤米!

        婦女的臉青一陣紅一陣,沒趣地離開了窗口。阿姨說后,把趙大樹手上的錢扯了去,然后寫好票遞出來說:“你去秤米吧!”

        趙大樹背著十斤米,高高興興地回到學校。又找來一個蛇皮袋裝好衣服,挑著兩個蛇皮袋子,急急忙忙向城西的公路走去乘車。

        剛走到公路旁,一輛解放碑汽車停在他旁邊,司機伸出腦袋來大聲說:“小個螺絲,你是回荊竹寨嗎?快過,我們捎你回去!”

        趙大樹急忙跑過去,把兩個蛇皮丟進車廂,正要爬上車廂去時,司機又說:“這路又彎又陡,坐車廂不安全,上駕駛室來吧!”

        趙大樹往前面一看,高興地說:“師傅,你認識我嗎?”

        “你全公社考試第一,誰不認識你?”

        “我記起來了,您是第一天我父子倆下來的師傅,那天不是遇上您,荊竹離縣城有六七十里地,不知要走多久,感謝師傅!”

        “不用謝,不就是搭個順風車嘛!小個螺絲,你記住啦!我們每周一、周五都有車下去買菜,只要你在路邊等就行!”

        車子在橫躺在半山腰的彎曲道路上飛馳,如同天馬行空,又似穿云駕霧,行駛三個多小時才到達荊竹寨。趙大樹說:“蔣師傅,繞過前面那個彎,從那岔路口上去就是我家,麻煩您停一下車!

        司機看到這孩子說話的聲音清脆而甜美,溫和而又文雅,還老實巴交。一路上與自己有說有笑,打破了個人開車的寂寞,笑呵呵地說:“好的!幸好有你這小個螺絲伴隨,我們很快就上來了!

        車子停在羊腸小道的岔路口,趙大樹從駕駛室爬去車廂,把裝衣服的蛇皮袋丟下去,拿著裝米的袋子背下車,朝駕駛室深深鞠了三個躬后,站直身子大聲說:“感謝師傅!祝你一路平安!”

        趙大樹挑著蛇皮袋走到家門口,夜幕已經降臨,家里仍然冷冷清清。平日里的這個時候,弟弟總是獨自在門口玩耍?吹阶约夯貋,會大聲喊叫地撲上來,然后嘰嘰喳喳說過不停,還會搶過書包背在自己身上,蹦蹦跳跳地走進房屋去。妹妹聽到弟弟喊哥哥的聲音,也會笑嘻嘻地跑出來,拉著自己的手向前走。今天,沒有看見這兩姐弟的蹤影,屋里也沒點燈,還是一團漆黑。獨自走進廳屋,大聲喊道:“旺財弟弟,小妹,你哥哥我回來了!你們怎么還不點燈呀?”

        房子里仍然靜無聲息,沒有人答理自己。放下蛇皮袋走進火房,看到爐灶里有零星的火花,姐弟倆又沒在火房,感到十分驚訝。心想,這個時候家里人都應該回來了,怎么沒人在家呢?他們是走親戚去了嗎?提高嗓門大聲喊:“弟弟,小妹,有人在家里嗎?”

        話音剛落,趙小妹從父親的臥室跑出來,一把撲在趙大樹的懷里,傷心地哭泣著說:“哥哥,媽媽不見了,爹爹也躺在床上……”

        “弟弟呢?”

        “弟弟吃了有毒的菌子,現在與爹爹都睡在床上!

        趙大樹用力推開趙小妹,匆匆忙忙向臥室跑去?吹礁赣H臉色烏黑,眼睛深凹進去,緊鎖眉頭,咬緊牙關,一只手扶在床架上,艱難地站在床前。他大步跑過去扶著父親,安慰說:“爹爹,你別著急!你躲到床上去休息,找媽媽的任務交給我,一定把她找回來!”

        趙大樹把父親扶上床后,轉身就要往外面走。趙古崽一把拉住他的手,語重心長地說:“不急,你也別急著!全寨子的人找了三天一夜,把周圍的山都搜了個遍,仍活不見人死不見尸。不差這么一晚,你剛剛回來,今晚好好休息,想想明天去那兒找你媽媽!

        父親拉住自己的手時,雙手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沒有。轉過去看見父親消瘦如材,弱不禁風,不忍心違背父親意愿。強裝微笑說:“今晚不去,我是出去煮飯給吃,你休息一會,煮熟了喊你!”

        趙大樹煮熟飯菜后,給父親端來一碗滿滿的,熱氣騰騰的,香噴噴的飯進來,守在父親身邊看著他吃,還告訴父親自己考試得了第一名,拿到了一塊錢獎學金。去買米時,糧站的阿姨寧愿白送糧票,還倒貼賣米的錢,也不情愿把糧票賣給那個婦人。趙古崽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笑著說:“你遇上了貴人,讀書出來也別忘記忘恩人!”
    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_欧美做真爱大野战免费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免费观看刺激高潮的视频
    <p id="g6p3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