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p3m"></p>

  • 六、寨里流傳蜚聞
    作者:成丕立      更新:2019-03-04 04:35      字數:3088
        將近開學時,趙古崽在開墾隊向趙善人借了一塊錢,拿著錢匆匆趕了回來。走上陡一看,趙旺財獨自在門前玩,過去問道:“崽崽,你媽媽還有哥哥和姐姐,他們去哪里了呀?”

        趙旺財看到父親回來,立即跑過去,抱著父親的雙腿,哭泣說:“哥哥讓我在家看房子,他與媽媽、姐姐去干活,爹爹我餓!

        “我去給你找吃的,你在這等爹爹!壁w古崽邊說邊掰開孩子的手,走進火房去拿開一個又一個鍋蓋,看到鍋里除了清水外什么也沒有。然后打開碗柜的門又搜了一遍,仍然沒找到能吃的東西。

        這時,門外傳來說話的聲音,仔細一聽,原來是趙大樹他們回來了,還聽到他說:“弟弟,我們回來了,你一定餓壞了吧?”

        趙古崽大步走出去,看到趙大樹和母親挑著一擔柴,趙小妹肩膀上扛著兩把鋤頭,背上還背著竹簍。過去說:“你們怎么這時候才回來?你弟弟早就說餓了,我回來什么吃的東西,都沒有找到!

        “爹爹,你回來做什么?”趙大樹說。

        “我看到學校開學了,借了一塊錢回來,讓你們去讀書。我不回來,你們不僅會沒書讀,還要挨餓呢!”趙古崽搖搖頭說。

        趙大樹走到趙小妹身后,取下竹簍放在地上,抓出一把苦菜根晃了晃,低頭說:“吃的我弄回來了,讀書讓他們姐弟倆去吧!”

        “外公說你是文曲星下凡,要我們……”趙古崽停了下來。

        “一家人吃了上餐沒下頓,我要幫你支撐這個家,大學夢就讓泡湯吧!”趙大樹越說越小聲,最后一句幾乎只有他自己能聽見。

        趙古崽喃喃說:“這孩子真懂事!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趙古崽心里卻想著,回家的路上看到梯田一片黃色,如果能借一擔雜糧回來,再扯些野菜充饑,至少也能熬十天半個月。解決一家人的嘴巴問題,也許不能說服他去讀書……低頭說:“大樹,你把這些野菜拿去洗干凈,給他們煮一鍋苦菜湯,我出去走走就回來!

        趙古崽回到屋里,挑著一擔籮筐向趙大海家走去。走在半路上,轉念一想,我向他父親借了學費,現在又去他家借糧食,會不會讓他感覺我賴上了他一家呀?嗯,平常馮隊長也很同情咱們家,他們家的剩余雜糧,比趙書記家還要多。趙古崽轉身向馮隊長家走去。

        路上邊走邊想,如果馮隊長愿意把剩余的雜糧借給我,下年我還新雜糧,讓他們家存的更久些,對于他是一舉兩得的事。想著想著,趙古崽走到了馮隊長家門口。隊長跨出門檻看到了趙古崽,迎上去笑呵呵說:“趙兄,你不是在山上開荒嗎?什么風把你刮來了?”

        “是開荒呀!我請假回來看看!

        “這時是開墾的好季節,誰給你批的假呀?”

        “馮隊長,別笑話啦!在開墾隊由隊長管,批假肯定是歸隊長。再說,我們在深山開荒,一年回那么兩三次,隊長理解呀!”

        “說來也是,在家千日好,出門事事難。請進!你難得回一次,感謝你沒忘記我,請進來喝茶!”馮富貴邊說邊轉身返回屋。

        趙古崽把籮筐放在廳屋,跟著馮隊長進火房。馮隊長一手抓茶葉,一手端著一勺沸騰的開水。女兒馮梨花跟隨進來,雙手捧著幾個碗向桌子起來。她頭戴方形花紋包帕,頸上戴了個銀圈,銀圈吊著十二個銀子菩薩,手上戴著銅鈴,身穿繡著精美圖案的花紋鑲邊衣褲,每走一步都發出清脆的叮當響聲。小姑娘把碗擺在桌子上,馮隊長先把茶葉放在碗里,再把開水倒進去。微笑說:“趙兄,這是今年的新谷雨茶,能清熱解毒和助消化,可治中暑等多種病,來,喝喝看!”

        趙古崽從深山回來,又馬不停蹄地來到馮隊長家,聞到這淡淡的清香,頓時感到口干舌燥,饑腸嚕嚕。端起一碗茶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茶葉,環繞碗邊吧嗒吧嗒地喝了起來,一碗滿滿的茶水一會就喝完了。馮隊長伸出大拇指,微笑說:“趙兄,不愧為喝熱茶的高手!

        趙古崽喝了一碗茶,頓感神清氣爽,腦海里的煩惱也一掃而空。笑著說:“馮隊長,廢話我不跟你多說,今天是來借糧食的!”

        “你來的不巧,昨天圩老婆買了兩個豬回來,今年的天氣不好,家里實在是沒糧食借出去,請趙兄多多包涵!”馮隊長皺眉說。

        趙古崽聽了馮隊長說的話后,十分憤怒,立即撲下去喝茶掩蓋表情,暗罵道:“你這家伙,不借糧食也罷,怎么還要傷人呢?”

        又喝了一碗茶水才鎮定下來,起身告辭。出來走到指導員家,看到指導員頭發梳的順溜,紅光滿面,身上還穿著中山裝。從火房踉蹌走出來,看到來人是趙古崽,板著臉悻悻說:“你有什么事?”

        指導員站在大門里面,趙古崽站在大門外面,兩人離開幾米遠,他身上一股濃濃酒味撲鼻而來。趙古崽吞吞吐吐說:“我,家已經斷炊了,特向您借點糧食,不知道你家有沒剩余的雜糧!

        “我家窮的屁都放不出,你是窮家走到了餓家,快走快走,給我走遠點去!”指導員話都沒說完,“呯”的一聲就關了大門。

        趙古崽惱羞成怒,大聲嚷道:“難道你萬事不求人嗎……”

        趙古崽在外面大聲嚷嚷,五里坪罵觀音聽不見。指導員關上門后,踉踉蹌蹌進臥室去,躺在床上呼嚕呼嚕睡大覺,哪聽得到外面的叫罵聲。趙古崽挑著空籮筐,垂頭喪氣往回走。剛剛踏上自家門前的坪子,忽然又想,借不回糧食家里就得斷炊,我只能厚著臉皮去求趙書記,轉身走去。喃喃自語:“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趙大海剛從公社開會回來,坐在廳屋中間大聲說:“孩子他娘,你知道我在公社開的什么會嗎?山外早就實行了包產責任制。我們這瑤寨天高皇帝遠,不曉得上面的政策,還在搞集體化……”

        趙大海得意洋洋地說著,轉過身來就看到趙古崽挑著籮筐,無精打采地自己家走來。急忙止住與妻子的聊天,走出來看到趙古崽著一擔空籮筐,微微一笑說:“老弟,家里彈盡糧絕了嗎?來……”

        趙嬸娘聽了趙大海關切的話,心中升起了無名怒火,站起來向臥室走去。進去用力推門關上,發出“呯”的一聲響。躺在床上,喃喃自語說:“他挑一擔空籮筐來,明擺著是來借糧呀!明知故問,莫非還怕他開不了口?昨天清晨八早,大兒子哭著來借糧,現在又老子挑籮筐來借糧食,我家就是有金山銀山,也供應不上……”

        趙古崽看到自己還沒進門,趙嬸娘就向后面退走,剛剛跨門檻又聽到關門的巨大響聲,這分明是拒絕借糧食給我。低頭思索,我已經走進了他家的門檻,但又不想得罪他們這一家摯友,我應該怎么走出這門檻呢?趙古崽正在猶豫不決時,趙大海大聲說:“老婆人嘛,屙尿不上壁,你就別去管你嫂子發牢騷吧!”

        “你們一家都這么來幫我,而我們家就像你們身上的虱子一樣,經常來騷擾麻煩你們全家。哎,我也感到很慚愧呀!”

        “哪有窮人窮到底?哪有富貴生了根呢?何必愁眉苦臉!稻米我也借不出外,紅薯和玉米要多少有多少,盡管來挑就是!

        “老兄呀,你比我的親兄弟還好,一家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誰叫我們是兄弟呢?有咸同咸,無咸同淡!”

        “不哄你,之前我去笑面虎家借,不僅沒借給我,反被他羞辱一番。后又去爛崽頭家,他更令人難堪,沒進門就被轟走了!”

        “俗話說,大富皆由天命,小富必用英勤。我們國家現在的政策變了,實行生產承包責任制,只要你夠勤勞就能富裕起來!”

        趙大海借了一擔紅薯給趙古崽,還把他送出了寨子外。在兩人分別時,趙大海大聲說:“你們不夠吃就再來挑,我保證借給你!”

        趙大海這話被坐在一旁乘涼的奉嫂聽見。她回到家后,看到丈夫躺在床上睡覺,一把將丈夫拉下床來,大聲罵道:“你大白天在家里睡覺,好吃懶做,誰會同情你這樣的人?你看人家趙古崽,他家里雖很窮,但一家人都勤儉節約,多次去趙書記家借糧,趙書記不僅肯借給他,而且還對他說不夠吃再來借,還說會保證借給他!

        “你曉得人家是什么關系嗎?他們兩家是鐵桿兄弟。要不,你去你的親兄弟姐妹家借試試,他們也一定會借給我們家!

        小兩口對話時,馮隊長正好從他們家路過,聽說趙大海與趙古崽兩家關系非同一般后,每當有人提及這兩家人中其中一人的名字時,他都會插嘴說:“你曉得人家是什么關系嗎?他與她有一腿!

        幾天過后,寨子里傳出趙大海與趙古崽妻子有一腿的蜚聞,并且傳的沸沸揚揚。趙嬸娘聽到這蜚聞后,與趙大海大吵大鬧起來。
    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_欧美做真爱大野战免费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免费观看刺激高潮的视频
    <p id="g6p3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