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p3m"></p>

  • 十一、雷保管遭冤屈
    作者:成丕立      更新:2019-03-05 07:30      字數:3458
        盤八斤見保管室鬧紛紛,矛頭對準的是雷保管,爬到桌子上去,示意大家靜下來,大聲說:“社員們,請靜一靜!聽我說……”

        大家看到盤八斤是生產隊的政治指導員,又是文化大革命時的造反派頭子,心胸狹窄,專橫跋扈,還喜歡在別人面前顯擺權威,開口閉口都是說,你不聽我的話就整死你,是寨子里的土皇帝。瞬間,保管室的社員都停止了議論,抬頭呆呆地看著他。接著大聲說:“社員們,實話說吧!去年臘月時,馮隊長與雷保管兩人去公社領的雜交谷種,兩人挑回來后,保管室門上的鎖被人弄壞了。我立即從家里拿去一把沒用過的新鎖去,并請他們兩人驗證過的。我們三人一起把谷種放進保管室,雷保管把門鎖好后,馮隊長讓他保管好鎖匙,然后又三人一起去我那喝的酒。門窗完好無損,確實丟的蹊蹺……”

        雷保管聽了盤八斤這番話后,心想,指導員說我鎖的門,鑰匙又是我保管的,門窗也完好無損,還說丟的確實蹊蹺……這話分明是把矛頭指向自己啊。鎖匙確實是自己保管的,但鎖是他家里拿來的,丟了這么多谷子,自己就是渾身是嘴巴也說不清楚。急忙跪著走過去,哆嗦地說:“指,指,指導員,東西不能亂吃,話也不能亂講呀!你,你,你這樣說的話,我會給你害死的……”

        “我說的都是事實,要不,叫馮隊長上來說!”盤八斤說。

        全隊的社員急忙把頭轉過去,看著馮隊長站在人群中低頭沉思,沒有聽到他們倆的對話似的。雷保管見指導員要馮隊長說話。心想,如果我們三人有兩人說自己偷的,沒有是自己偷的也成了鐵證,謊言千篇就是真理。他又跪著走到馮隊長面前,連磕了三個響頭,然后雙手抱住馮隊長的腿,乞求說:“馮隊長,鎖匙是你讓我保管的,鎖是指導員拿來的,這谷子絕對不是我偷的,求求您說公道話吧!”

        馮隊長看到這場景,臉色鐵青,彎腰下去掰開雷保管的雙手,分開人群走過去,背靠指導員大聲說:“這事的確蹊蹺!請大家好好想一想!鎖匙是我叫雷保管保管的,如果他開鎖偷走谷子,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我相信他不會這么蠢事!老百姓破不了這案,請公社干部來幫我們破案吧!”

        馮隊長說完,轉身走出了保管室。指導員將雷保管的手反到背后去,押著他跟在馮隊長身后走。社員們看到谷種被盜,找不回谷種的話,自己那幾分梯田也會荒蕪,人人都很氣憤地緊隨后面,邊議論谷種被盜一事邊走,像一窩蜂似的,亂紛紛地向公社走去。

        公社大門口站著兩名干部在聊天,看到指導員一手拽住一人的胳膊,一手掐住反到背后的手腕,押著雷保管向公社走來,后面還跟著一大伙的社員群眾,急忙想起大隊支部書記來反映包產到戶的事。心想,難道這造反派頭子對承包責任制不滿,又帶著人來公社造反嗎?他也真是的,現在都什么年代了?也不看看是什么形勢?想到這里,兩人急忙轉身向公社書記的辦公室跑去。邊慌慌張張地跑,邊大聲嚷嚷:“書記,書記,不好了!那個爛崽頭又要來造反啦……”

        公社書記伏案而坐,正在辦公室閱覽各大隊生產承包責任制的工作匯報材料。邊看邊想,按政策實行生產承包責任制后,這個公社將會存現怎么的憧憬呢?整個公社的社員都會自由起來嗎?想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后,會改變這種貧窮落后狀況嗎?實現人人都能吃飽,能穿暖后,這些人又會去想些什么呢?喃喃自語說:“俗話說,天高不為高,人心最為高。能吃飽穿暖后,一定想過更好的日子!”

        拿起荊竹大隊的匯報材料一看,驚心動魄,怒吼道:“這個趙大海真是色膽包天!上面的政策是生產承包責任制,他們生產隊卻把山嶺和田土都分到戶去,這不是在變現搞單干嗎……”

        突然,聽見有人在外面大喊大叫,腳步聲急促,由遠而近,向自己的辦公室跑來。公社書記立即站起來,把匯報材料用力摔在辦公桌上,沖出外面一看,見馮隊長走在前面,盤八斤押著一人緊跟身后,后面還有一伙群眾。嘀咕說:“一條鯰魚打亂一塘魚。荊竹大隊明顯有條鯰魚,還不原原本本執行政策。你們做事違背了政策,爛崽頭不起來造反才怪呢!荊竹大隊這么做,遲早會出事……”

        公社書記向馮隊長走去邊想,馮隊長的父親原來是國民黨員,還擔任過偽保長。在文化革命時,家里被劃為五類分子,曾被紅衛兵把家里東西洗劫一空,今天怎么會與這造反派頭子一起呢?這幾年,馮隊長雖不敢得罪盤八斤,也只是表面上友好,其內心對他是恨之入骨,相信不會與他同流合污,更不會反對生產承包責任制政策。站在馮隊長面前問道:“這是怎么回事?寨子里怎么會來這么多人?”

        “隊里保管室的門窗都好好的,里面的谷子卻不翼而飛,剛領回去的雜交谷種也丟了,我們是來請您去指導破案!瘪T隊長說。

        “書記,鎖匙在雷保管那兒保管,門窗又好好的,鎖里面的谷子丟了,不是他偷的是誰?我們一致認為,雷保管的嫌疑最大。所以,我們把雷保管押來,交公社干部審理,請盡快破案!”盤八斤說。

        “我冤枉!請書記給我作主,給我……”雷保管說。

        公社書記沉默一會,想了想問道:“丟了多少谷子?”

        “加上雜交谷種,共丟失幾十擔谷子。這雷保管真是吃了狍子膽,他掌管著鑰匙,拿著鑰匙去保管室挑谷子……”盤八斤說。

        “丟失了那么多擔谷子,一兩個人要偷多少次?俗話說,夜路走多了會撞到鬼的。難道寨子里沒人撞到嗎?一時半會兒吃不完,我們去挨家挨戶搜,搜出谷子來就曉得是誰偷的了。還愣在這干什么?先把雷保管關在公社,大家隨我去寨子里搜!”公社書記大聲說。

        早晨,趙大海剛邁出門檻就聽到馮隊長喊,去生產隊分谷種,他轉過去說:“老婆,我有事要出去,你去把谷種領回來吧!”

        中午,趙大;貋砭吐犝f,保管室里的谷子全都丟了,雷保管被隊里人押去了公社。心想,雷保管是妻子的弟弟,又是自己推出來任保管的,為人忠厚老實,擔任保管十幾年,從沒丟失過東西。他絕對不會干那些偷雞摸狗的事,匆匆忙忙向公社走去。剛剛走出寨子,公社書記帶著人走來。走過去問道:“書記,這是怎么回事?”

        “你隊里丟了幾十擔谷子,難道你這支部書記不曉得嗎?我想,谷子還藏在家里,帶大家一起去挨家挨戶搜,相信能找出來!”

        “我是大隊支部書記,雷保管又是我的親戚,從我這開始!”

        公社書記帶著人直奔趙大海家。在寨子里搜了兩天兩夜,有的人家谷倉里有一兩擔谷子,有的人家谷倉里干干凈凈。去搜的人都累得筋疲力盡,依然沒有查出結果。公社書記說:“山外人都說,山里人老實巴交一個,沒想到也有狡猾人,我去請公安人員來破案!”

        盤八斤聽說縣公安局養了軍犬,在保管室聞一聞氣味就能找到偷谷子的人。心里一凜,急忙走過去,嘴巴附在公社書記的耳朵邊,小聲說:“趙古崽家分谷子最少,又還了上年向人家借的谷子。他崽去讀書時,聽說又挑了谷子下去,我懷疑谷子是他們合伙偷的!

        公社書記微微點了點頭,轉身默默地向公社走去;氐焦,直接打電話去縣公安局說:“喂!你是公安局值班室嗎?麻煩你喊鄧政委來接聽電話,他是我的老同學……”

        鄧政委接聽電話后,匆匆忙忙去刑偵股喊來兩名民警,身上背著一把五四手槍,開著一輛吉普車,向縣一中飛馳而去。來到學校直接走進校長室說:“學校有叫趙大樹的學生嗎?你喊他來一下!

        校長看到縣公安局政委來了,立即去教室把趙大樹帶來,介紹說:“他是荊竹來的學生,名叫趙大樹,你們要找的是他嗎?”

        “你叫趙大樹?你與我們去荊竹一趟,協助我們辦案!编囌f后,嘴巴一翹,兩名民警過去拽住趙大樹的胳膊,拽上吉普車去。鄧政委坐在副駕駛室,一民警開著吉普車向荊竹公社飛奔而去。

        吉普車駛進荊竹公社時,夜幕已經降臨下來,天上還下著綿綿細雨,在那山高樹密的山窩里,伸手不見五指,靜無聲息。公社書記聽到車子進來的響聲,從辦公室急急忙忙出來迎接,把他們一行四人帶去公社食堂吃飯。吃了飯后,隨同民警把趙大樹帶去自己的辦公室,溫和地說:“你別怕!警察帶你回來不是審訊,是要問你些事!

        趙大樹抬頭一看,公社書記與鄧政委坐在辦公桌邊,自己身邊各站了一名警察,陣勢嚴肅。心想,心里有事心里驚,心里無事一身輕。我是學生又沒違法,有什么怕的,冷靜地問道:“請問吧!”

        鄧政委抓起杯子往桌子上用力一放,“呯”的一聲響后,瞪大眼睛盯住趙大樹說:“你去讀書時,家里給你送了幾擔谷子去?”

        “一擔!壁w大樹是個老實巴交的人,看到警察把杯子重重放下去,被嚇得全身顫抖,直打哆嗦。

        “另外的谷子藏在哪里?老實交待!”

        “我家早就沒谷子了,挑去學校的谷子是在趙書記家借的。趙嬸娘還說送給我在學校吃,班主任、雷院長和趙書記都可作證!”

        “你們隊里丟了谷子,舉報人說是你父親和雷保管偷的!

        公社書記這么說,讓趙大樹想起了大年初一那天晚上,他很晚才從山上開荒回家?斓郊业穆飞,看到有人挑一擔籮筐上山去,感到好奇而悄悄跟過去。地窖口才看清人,沉著地說:“偷谷子的不是我父親,而是另有其人,谷子就藏在地窖里!
    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_欧美做真爱大野战免费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免费观看刺激高潮的视频
    <p id="g6p3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