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p3m"></p>

  • 十六、冰雪送來豐收
    作者:成丕立      更新:2019-03-14 16:22      字數:3228
        第二天早晨,趙古崽起來打開門一看,天空雪花飄舞,門口堆積了一層厚厚的雪,一座座潔白如玉的山浮現在眼前。山上的樹木和竹子都被冰雪壓彎了腰,像白發老人低頭沉思。屋檐上還掛著一串串亮晶晶霧凇,山上的樹枝也結了一層厚厚的冰晶,整個荊竹寨如同一座水晶宮。趙古崽長嘆一聲說:“早曉得下大雪,就不該請他們來喝酒,上山去狩獵的話,有這么個夜,我就能讓家人過一個豐盛年!”

        忽然想起家里的豬圈里還關著兩頭豬,自己早就催老板來把豬抬走,他們看到離過年還有一段時間,市場上的豬肉價還沒漲上去,一推再推。又自言自語說:“這場雪誤了我的大事!假如不把這兩頭豬賣出去,孩子的學費去哪里借呀?毛主席教導我們說,我們自力更生,我們希望有外援,但不能依賴它……”

        趙古崽喃喃說后,急忙轉身來到趙大樹睡的房間。叩了叩門,大聲喊道:“大樹,大樹,你起來沒有?走,隨我去山上看看!”

        房子里的一張八仙桌上,一盞燒松脂油燈放出金黃色的光,火苗的上部卻是濃濃的黑煙。趙大樹雙手捧著一本書,坐在桌子旁邊,聚精會神地看著。忽然,門外傳來父親的喊叫聲,立即把書合起來放在桌子上。站起來走去打開門,看著父親說:“爹爹,我早就起來了,已看了一早晨的書了。您有什么事吩咐我做?說吧!”

        “昨晚下了大雪,山上寒風刺骨,野獸都會出來尋吃的……”

        “你是說上山狩獵?好吧,我先去吃點東西!

        “昨天晚上的飯菜都吃光了,現在去煮已經來不及了,等我們吃了飯再去,山上的獵物早就被別人抓走了,我們快走吧!”

        “爹爹,你等我一會,我去去就來!壁w大樹返回房間,從床上拿著一件破舊的棉衣披在身上,邊系帶子邊向火房走去。走到灶臺邊蹲下去,從地上撿起棍子,在火灶的灰上劃來劃去。從紅火的灰里扒出兩個紅薯來,拿著兩個煨紅薯匆匆走出來。

        趙古崽看到趙大樹返回房間去后,轉身走出門口,在門前的屋檐下拿出籠子放在雪地上,兩手伸進棉衣袖子里,攏在胸前來回踱步?吹节w大樹走來,大聲說:“你打什么擺子!做事磨磨蹭蹭,你能搞到吃的嗎?你真是個百無一用的書生!”

        “來了,來了!我就是去火房拿了兩個煨紅薯來。給你一個,趁熱吃吧!”趙大樹聽到父親在罵自己了,加快腳步走過來說。

        “你就是生了個吃拐相!這么大的人,還是整天就記著吃吃!”趙古崽接過紅薯放進兜里,挑著竹籠邊說邊向前走去。

        趙大樹吃完手里的煨紅薯后,從父親的肩膀上接過竹籠子,看著父親伸出長長舌頭,笑著說:“山上又冷又餓,趁熱吃了吧!”

        趙古崽拿出紅薯來,拍了拍紅薯上的灰塵吃起來。邊吃邊說:“崽,不是老子嘴巴多愛說。這個社會不勤勞點,又沒有點真本事的話,真還搞不到吃的。你老子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歸,仍然……”

        “你崽是學生,主要任務是勤奮學習!現在,我的學習成績在年級第一,考上大學就是為趙家光宗耀祖,我懂,您就放心吧!”

        “擺出來的嫁妝,寫出來的文章。沒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別吹!,F在吹牛太過早,萬一沒考上大學,讓人笑話……”

        “我吹牛嗎?讀書狀元考不上大學,誰能考上呀?”

        ……

        父子倆邊聊邊走。走上山坳,聽到不遠處傳來野豬的嚎叫聲。趙古崽大聲說:“崽,你聽聽,那野豬的嚎叫聲就是你老子放繩索的地方,聽聲音這野豬不小?磥,這野豬是給你送學費來的……”

        “爹爹,您狩獵是一把好手!但還能沒早沒夜在山上,更不能餓著肚子來狩獵,這對您的身體不好!實話說,在這年頭,有粗茶淡飯過日子就不錯了,不在乎過年有沒肉吃,重要的是要身體好!”

        “你老子一沒家底,二沒文化,一輩子窩在這窮山溝里,不勤勞能搞到吃嗎?我不奢望你們兄妹都成龍成鳳,只要有一人走出這窮鄉僻壤,不像我這樣受窮挨餓,我就知足了!我餓著肚子來狩獵,就是讓你們不再受窮挨餓,讓你讀出書來,離開這窮山溝!”

        趙大樹聽了這話,被父親感動得眼睛都濕潤了,直勾勾地盯住父親,心里像有個五味瓶,浮現父親高大的形象,晃得自己很渺小。

        父親看著趙大樹說完后,見趙大樹呆呆看著自己。心想,他在想什么呢?難道是在想如何讀好書,如何出人頭地嗎?喃喃說:“天高不為高,人心最為高。實行生產承包責任制后,我們家種的五谷雜糧,能讓一家人吃飽穿暖了,他卻又想考上大學,出人頭地……”

        趙大樹轉過身去,看到山沖里的茅草地上,一頭毛茸茸的野豬站在雪地上掙扎。野豬的三只腳在地上,另一只前腳被繩索綁著不停地抽動,長長的嘴在撬地,把雪地掏了一個大洞,綁腳的繩索越是抽動越是緊。趙大樹扯了扯父親的衣袖,指著被綁的野豬大聲說:“爹爹,您看看!綁那一頭野豬的地方,是您布下的陷阱嗎?”

        趙古崽順著兒子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頭百十來斤的野豬,站在雪地上邊嚎叫邊掙扎。得意洋洋地笑著說:“不是你老子放的繩子,還會有誰曉得這有野豬出沒呢?老子從小在山上狩獵,一看便知有沒有野東西出沒。要不,怎么稱獵神呢?老子沒有浪得虛名吧?”

        趙古崽說完后,大步向野豬走去。趙大樹仍站在原地想著,我今年已十八歲了,十歲那年就跟隨父親來布陷阱。早幾天也來到這山上,沒有看出這山上有野豬,父親是怎么看出來的呢?見父親已經走遠了,急忙追去說:“爹爹,您怎么知道這有獵物呢?您把本領傳給我吧!我學會之后,就可以代你來狩獵了,讓你在家好好休息!

        趙古崽看到趙大樹平常不怎么問這些,有時還嫌自己哆嗦,今天怎么突然對狩獵感興趣了呢?高興地說:“崽呀!老子沒進過書房門,大道理曉不得講,狩獵也是憑經驗,還有平常要細心觀察。比方說,無論去哪里都留意觀察,看看有沒有獵物的腳印,有沒野東西的糞便。地上有這些東西,就一定有獵物從這出沒,我就能捕獲它!

        父子倆說著說著,來到野豬的旁邊。趙古崽停了腳步,從腰間抽出柴刀來,從山坡上砍了一根木棒,對準野豬頭就要砸。趙大樹看見父親舉起木棒,沖過去抓住父親的胳膊,大聲說:“爹爹,你別把它打死了,死野豬不值錢啦!把活野豬綁結實,抬回去……”

        話剛說到一半,父親的棒子已經打了下去,把野豬打暈在地。父親蹲下去,邊綁野豬邊說:“還愣在那做什么?過來幫忙呀!”

        趙古崽一手拿著野豬的兩只前腳,一手麻利拿著繩子捆綁,不一會就捆好了野豬的兩只前腳。趙大樹呆呆看著父親,邊搖頭邊喃喃自語說:“投胎為野豬也很造孽,被人綁了還要挨棒子,抬回去后又還要挨刀子。俗話說,鬼都不死二次,這野豬要死二次。我輪回轉世時,下輩子千萬不要投胎為野豬,我遭不了這罪,更受不了折磨!”

        “你沒有生卵子,膽小怕事又心場軟,看來我真生了個百無一用的書生出來!野豬既兇猛,又是破壞莊稼畜生,天生就是人類的敵人,你怎么會同情野豬呢?你挑著籠子去那邊看看,如果夾到獵物,你把獵物取出來放進籠子里,夾子裝在原來地方,這里還有獵物!

        趙大樹挑著籠子向前沒走幾步,停下邁著的腳,大聲喊道:“爹爹,爹爹,這夾子夾到了一只兔子,灰色的,長的好漂亮!呵呵!那里有個夾子又夾住了一只竹鼠,今天的收獲還真不少呀!”

        趙大樹喊后,放下肩膀的籠子,蹲下去搬開夾子,抓住兔子的耳朵提高看了看,接著又說:“爹爹,這兔子的腳受了點傷,我們回去后,幫它治好這傷,把這野兔養起來,養大后再殺來吃!

        趙古崽綁好野豬的四只腳后,還把繩索綁在樹上。走過去說:“你哆嗦什么?還不快點把獵物取下來,待會來人了,山上的規矩是見者有份。我們把獵物分給了別人,明年拿什么去交學費?”

        “昨晚喝酒的時候,馮伯伯不是說幫我出學費嗎?男子漢大丈夫,不會說話不算數吧?”

        “情況是不斷變化的,并且酒后說的話都不算數!人本來就是自私的,假如我們家都吃不飽,你馮叔不僅不會把女兒嫁給你,更不會供你讀書,我們也不能背石頭去打天,最好還是自己去打拼!”

        “我曉得了,按爹爹講的去做便是!壁w大樹說后,快速地取來把野兔子放進竹籠子里,接著又去取另一個夾子的獵物。

        趙古崽又砍了一根小木棒,把木棒從野豬腳的中間穿過去,解開野豬與大樹連接的繩子。趙大樹回來后,笑著說:“崽崽,你把籠子給我放到肩膀上,兩父子抬這野豬,我們一起都弄回去!

        趙大樹彎腰把木棒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抬著野豬走在前面。趙古崽一個肩膀抬著野豬,另一肩膀挑著竹籠子,父子倆高高興興往回走。
    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_欧美做真爱大野战免费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免费观看刺激高潮的视频
    <p id="g6p3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