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p3m"></p>

  • 二十一、讓女兒送學費
    作者:成丕立      更新:2019-03-31 16:56      字數:3228
        趙古崽掃視整個大廳一眼,看到裝獵物竹籠子放在一張桌子邊,那張桌子上還有碗筷沒收,地上也跌有酒杯與筷子,腦海里浮現了進餐館的情景。也許是因為自己太餓的緣故,走過去就端著有剩菜的碗吃起來,還把碗邊的殘汁添干凈;叵氲竭@,暗暗責備自己說:“難道前輩子沒吃過東西?出現如此狼狽的吃相,怎么顏面見人?”

        邊說自言自語邊快速沖到竹籠子邊去,伸手進去數竹籠子里面的獵物。一只只數完后,又喃喃自語說:“怎么少了一只野兔呢?難道是我抓了一只給老板,換昨晚的住宿嗎?不不,沒有給野兔!

        趙古崽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荷包,掏出來一張五角錢的紙幣來。這時他想起來了,真不是自己拿野兔換的住宿,而是在市場上賣時,被一爛崽頭的捉了一只野兔去。小聲罵道:“狗日的,縣城竟然有白拿人家東西的人!看來這些城里人就曉得欺負我們山里人……”

        腦海中一閃,又回想起昨晚餐館老板與自己喝酒的一幕。老板不僅吩咐服務員給自己打來了飯,還炒了一個肥鍋肉出來,后來還坐在自己身邊一起喝酒。自己開介說是兩塊錢一只,而老板卻給三塊錢一只,要買下籠子里的全部獵物。心想,假如我這時挑著獵物走掉,不僅是孩子的學費沒有來源,自己吃了人家一頓飯,又在這里住了一夜,一聲不吭就離開,自己又成了什么人呢?趙古崽把錢放回衣服口袋里,拾起地上的酒杯和筷子,并把桌子上的碗筷一起拿進廚房去。把碗筷洗干凈后,返回到臥室門口,正在向老板鞠躬時,看到躺在床上的人突然坐了起來,大聲說:“老兄,使不得,使不得行這大禮!”

        在趙古崽起床時,老板還在迷迷糊糊的睡夢中。后來,聽到從窗口傳來廚房里有人洗碗的聲音,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隱隱約約看到有人站在門口給自己鞠躬后,立即坐起來向門口看去,見趙古崽仍彎著腰站在那兒,兩眼也呆呆地看著自己。先晃了晃腦袋,后又搓了搓眼睛。心想,大清早的,這人怎么怎么進來的?怎么又是給自己洗碗又給自己鞠躬呢?又覺得有點面熟,但一下又想起在哪里見過。趙古崽微微一笑說:“老板,謝謝您昨晚收留我!”

        “你不就是昨晚挑來獵物賣的老兄嗎?我昨晚喝的醉得一塌糊涂,把昨天說的話全忘了。你昨晚說,賣多少錢一只來的?”

        “哦,我是說兩塊錢一只,你卻硬要給三塊一只!”

        “嗯,你有獵物就給我送下來,我絕不會虧老兄的!”

        “一定,我一定給您送來,感謝老板對我的照顧!”

        老板轉身過去拿起枕頭,伸手從枕頭里拿出一個布包包,又從布包里抽出四張十元的出來,笑著說:“叫什么老板呀?我們昨晚不是說好兄弟相稱的嗎,叫我老弟吧!這錢給你,不用找啦!”

        “老板,不,老弟,老哥這只有十一只,有兩張就足夠了!

        “這怎么行呢?我給你三塊是加竹籠子的錢。這獵物有這么大一只,一只可以炒三個菜,炒野味又是十塊錢一個,我賺大了!”

        趙古崽把兩張紙幣放進衣兜里,拿著另外兩張十元的紙幣走過去,丟在老板面前說:“孩子還在家等我拿錢回去,老哥打擾了!”

        老板翻身起來,穿著拖鞋起來拉住趙古崽的手,把錢塞進趙古崽的衣兜里。笑著說:“老兄,這怎么行呢?吃了早餐再走吧!”

        趙古崽聽到老板喊他吃了早餐再走后,自己還真感到有點餓了,自己的肚子在咕嚕咕嚕地叫,雙手捂住肚子,轉過身去說:“你的廚師和服務員都還沒來,你這餐館里又沒熟食了,吃什么呀?”

        “這餐館的主要廚師就是我,請來廚師只是我的助手。不過,正月里來吃的人不多,我也不敢多買菜回來,我們煮米粉吃吧!”老板說完后,看到趙古崽沒有推辭,穿好衣服向衛生間走動洗漱。

        趙古崽獨自站在臥室外的走廊上,心想,獵物現在已經賣給他了,他還放在客廳上,久了會發出一股臭味,我去幫他挑到廚房來放著。慢慢走到客廳去,挑著竹籠子來到廚房,把竹籠子安放在窗臺下,又去拿了些青葉子菜來,丟進關野兔的竹籠子里。老板從衛生間洗漱出來,看到野兔在吃,笑說:“野兔也吃這青葉子菜的嗎?”

        “兔子有了青葉子喂就行,竹鼠卻要喂竹根。我已養了它們十幾天了,不掌握喂什么的話,這些獵物早就瘦成皮包骨了!

        “餐館就我們三人打理,哪有時間上山去挖竹根呢?要不,你下次送獵物來時,給我挖些竹根帶來,我會加工時費給你的!

        “好的!給你帶些喂食來,對于我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不用再給工錢!”趙古崽邊說邊走,來到火爐邊看他煮米粉。

        老板從鍋里夾著一夾米粉提上來,又細又長米粉仍有一段還在鍋里,皺著眉頭說:“偷了一時之懶,這下要我背樓梯來夾粉!

        “一碗米粉值多光錢?吃這米粉也太奢侈了吧?”

        “一碗米粉給值多少錢,去店里吃也就是兩角錢,自己煮著吃,最多花一角錢的成本。不夠吃,我去再煮一碗來,放心吃吧!”

        趙古崽瞪大眼睛看著老板,沉默思索一會說:“這么細一根米線,要揉多少時間才能揉出一碗來呀?怎么會賣這么便宜呢?”

        “米粉不用手揉,是把米漿放在有孔的瓜勺上,上面一加壓就會流出米線,放在已開的水中煮熟,撈出來曬干就成了米粉!

        “做米粉這么簡單,你沒騙我吧!”

        “老兄,你真是瑤山人,做米粉這么簡單都曉不得,哈哈!” 老板忍不住大笑起來,鼻孔中流出兩條鼻涕來。

        “我學什么都很快,一看就會?杀强壮雒追,我學不來!”

        老板聽了趙古崽這話后,雙手捂住肚子,眼睛里冒出淚花,鼻孔中流出兩條又長又粗的鼻涕,張大嘴巴卻說不出話來。趙古崽看到老板笑彎了腰,接著問道:“老板,你是笑我笨嗎?真的學不來!”

        過了一會后,老板捧著肚子,忍住笑說:“老兄,你真逗!我的肚子都被你的話笑疼了!

        趙古崽走進家里,急忙去把趙大樹他們三個孩子找來,從衣兜里掏出錢來,遞過去說:“老人的話沒錯,三代不讀書就變成牛。無論我再累再苦,一定要送你們去讀書!今天,我出盡了洋相……”

        趙大樹看到父親去了一趟縣城,回來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心想,把媽媽從迷谷找回來后,他幾次做我的工作,讓我別去讀書了,回家擔當長子的責任。還說,文化既不能填飽肚子,也不能多長塊肉出來,只有勞動才能養活人。小聲問道:“爹爹,今天你怎么啦?”

        “沒什么,反正你要勤奮讀書,我就勤勞做事。你如能考上,花多少錢讀書我也不會心痛,就是賣血也要送你們去讀!”趙古崽說后,從墻壁上取下鳥銃和裝硝藥的布包,又拿了根繩子匆匆出去。

        這天早晨,馮隊長起來去火房倒熱水洗臉,看到馮梨花坐在火爐邊燒火,兩眼呆呆看著火焰燃燒,火燒到了火爐外面沒看見似的。走過去輕輕敲了她一下說:“你看那火燒哪了?在想心事嗎?”

        馮梨花猛然一振,抬頭看著馮隊長說:“爹爹,大樹哥明天就要去讀書了,也許他的學費還不曉得在哪。要不,我們先借……”

        馮隊長見女兒話沒說完就停了下來,轉過頭來看女兒,見馮梨花滿面愁容,一雙黑眸閃爍不定。微笑說:“人家說女生外向,這話真沒錯,人還沒過門就為他著想了。嫁去后,心里還有爹娘嗎?”

        “人家不就是隨便說說嘛!”

        “爹爹早安排好了,我們家的一半,你吃了早餐就給送去!

        “他們家殺豬那天,您不是說訂了婚后,我們家給他出學費嗎?您怎么說話不作數呢?要是借一半學費給他,我不去送!”

        馮隊長聽出女兒的話中滿是怨氣,還指責自己說話不作數,本想發火的,然而見她一幅委曲的樣子。掏出一張十塊錢紙幣遞過去,和藹地說:“好了,吃了飯就給他送去,別忘了喊他來吃先飯!”

        “爹爹,我曉得您是大好人!”馮梨花說后,伸出舌頭來笑。

        馮梨花接過錢來,心想,雖說年前已來訂婚,但正月里還沒來拜年,他父親又是知禮懂事的人,定是家里拿不出錢而沒來拜年。等父母與妹妹都出去做后,悄悄走進母親的臥室里,從梳妝臺的抽屜里拿出三個雞蛋,用手巾包好匆匆向趙大樹家跑去。進門看到趙大媽與孩子坐在火邊,一手端著一碗姜茶水,一手拿著紅薯正在吃,卻沒看到趙大樹。過去說:“祝伯母健康,全家萬事如意!大樹哥呢?”

        父親出去后,趙大樹安排母親和弟弟妹妹去吃中餐,自己拿著父親給的錢進了臥室。剛剛把錢夾在書中,就聽到馮梨花說話的聲音。放好書匆匆走出來,看到馮梨花站在母親身邊,手里拿著手巾包著的雞蛋。迎過去微笑說:“梨花,新年好!你怎么倒拿東西來呢?”

        “嗯,來,你跟我出去一會!”馮梨花邊說邊過去拉著趙大樹的手,兩人一起往外面走去。直走到趙大樹的臥室門口才松開手。
    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_欧美做真爱大野战免费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免费观看刺激高潮的视频
    <p id="g6p3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