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p3m"></p>

  • 第158章  敗露
    作者:彊疆      更新:2024-05-29 07:28      字數:3429
        第158章  敗露

        熙寧七年四月,荊公罷相再知江寧府,韓絳接任宰相,增呂惠卿為參知政事,馮京、王珪兩位參政不變。

        韓絳任相后,自知此是荊公的竭力舉薦,心存感激,一日將呂惠卿叫到本廳,說道:“現在新法停擺殆盡,遠在江寧的王丞相一定心痛難安。呂大人,你我都是王丞相所倚重之人,現在既然身居中書,能否想出一個萬全之策,將那些暫停擺的新法重新恢復?”

        呂惠卿說道:“丞相說的極是,吉甫早有一想法,不知可行否?”

        韓絳一喜,問道:“呂大人快說來聽聽!

        呂惠卿道:“各州府的官員歷來與吉甫感情不薄,只要丞相有意恢復新法,吉甫可以憑借此層關系,給各州府去封書信,讓他們分頭上疏懇請朝廷恢復新法。只要各州府同時上表,人多勢眾,量圣上也不得不考慮。丞相覺得如何?”

        韓絳喜得雙手相擊,說道:“如此甚好。待各州府奏章到了中書,子華自會票擬,同時你我二人再親自到御前請求,到那時,在眾壓之下,皇上就不得不考慮恢復新法之事了!

        議定后,呂惠卿回到本廳,給各知州知府一一寫了書信。

        近者三五日,遠者十天半月,各州府奏章紛紛送至通進銀臺司,由通進銀臺司抄錄后報中書擬票。

        丞相韓絳接到轉呈來的奏章,除將少數反對恢復新法的奏章留中外,凡見懇求恢復新法的奏章,一律票擬“基石之言,乞上益重”八字。

        神宗一次兩次見中書票擬此八字,尚能理解,可屢見奏章上票擬的均是此八字,不能不覺得奇怪,遂自叨道:“莫非韓丞相就會票擬此八字?”一日來到中書,問道:“韓相每逢州府上書言新法,何故票擬僅那八個字?”

        韓絳見時機已到,回道:“陛下,各州府的奏章,均來自地方,他們最清楚天下百姓歡喜什么,厭惡什么,故臣說知州知府之言均是‘基石之言’,朝廷采納了,便是加固了我大宋不可動搖的根基,其它票擬之語,都難以表達此意!

        神宗仍有不解,問道:“事情竟是如此奇怪,天災前,朝廷上下,無不將新法說得比洪水猛獸還要可怕;可這大旱方過幾天,各州府又把新法說成是振興我大宋的不二法寶。其中是何緣故?”

        呂惠卿趁機說道:“陛下,此正所謂:失去了,方知道它的寶貴。韓丞相說得極是,知州知府都在地方任上,通過實踐比較,他們最明了國家政策孰好孰歹。既然地方官員都懇求恢復新法,陛下就恩準吧!闭f著,跪地不起。

        這時,王珪過來,也跪下奏道:“為著我大宋的振興,懇求陛下收回成命,恢復新法吧!”

        三位宰執說得淚水潸然,跪地久久不起。

        回到后宮,神宗帝想著三位宰執懇求得聲淚俱下,又見各州府的奏章說得份份中肯,權衡再三,終被感動,過了幾日,拿定主張,不再稟告“二后”,獨自下了詔書,將停擺的新法全部恢復。

        馮京原以為荊公被罷免之后,無論憑資歷學識還是才能,都應該由他這位“三魁天下元”的參知政事頂上去,但事情完全出乎意料,宰相的位子給了韓絳不說,連那個被認為是“奸險小人”的呂惠卿也升任了參政,竟與他馮京比肩同進同出于中書;更有甚者,韓絳與呂惠卿一到中書,就恢復了被廢棄的新法!斑@還了得?這豈不是死灰復燃,復子明辟?如此這樣,對于我當世和鄭俠這班借天災反對新法之人,豈不是滅頂之災?”

        馮京越想越害怕,這天又找到鄭俠。

        “前面扳倒了王介甫,后面又來個呂吉甫。聽說了嗎?那被稱作‘傳法沙門’的韓絳和被稱作‘護法善神’的呂惠卿到皇上面前一番哭奏,皇帝就聽信了他們的話,徹底恢復了被我們推翻的新法。 鄭大人,此二人不除,只怕你我將要大難臨頭了!

        鄭俠將信將疑,問道:“馮大人,情況真有您說的那么可怕嗎?”

        馮京道:“那‘傳法沙門’韓絳和‘護法善神’呂惠卿,都是手腕強硬之人,尤其是那呂惠卿,一旦恢復了新法,他極有可能徹查你那《流民圖》的真偽,如果真將此事查清,你我這些竭力反對變法、強烈要求罷免王丞相的人,豈能有好下場?”

        鄭俠這下急了,連忙問道:“參政大人,那該咋辦呀?”

        馮京見鄭俠慌得臉色變青,又惡狠狠地說道:“要想躲過此難,現在只有介夫你再次出手,拿下新上任的兩位宰執!”

        鄭俠嚇得舌頭一伸,連著彈了彈,說道:“呀,參政大人,在下哪有那等本事?”

        馮京慫恿道:“介夫是聰明人,只要動些頭腦,拿下兩個立足未穩的宰執,定有把握!

        鄭俠想到已將自己的師傅趕走了,這又來整治師傅舉薦的兩位宰執,總覺得有愧于師傅,便猶豫道:“參政大人,那韓宰相和呂參政都是皇上剛剛敕擢的,在下人微言輕,何能拿下二人?”

        馮京道:“鄭大人,往日那么多重臣王爺想扳倒王介甫都沒能成功,而你憑一圖一奏疏,不就輕而易舉地將他給扳倒了?這說明當今皇上是十分器重你,現在只要你再出一個奇招,皇上能不聽從?”

        一番話說得鄭俠的小心思又活動起來,想:“師傅既已遠離京城了,再得罪他一次又有何妨?再說,如果果能扳倒韓、呂二人,就是論資排輩,也該輪到馮參政任宰相了,如果馮參政任了宰相,他能虧待我介夫嗎?既能這樣,我鄭介夫何樂而不為呢?”鄭俠想透,當晚又耍起小聰明,再作兩幅圖,一幅取自唐朝宰相魏征、姚崇、宋璟的故事,題做《正直君子》;另一幅以李林甫、盧杞作圖,題做《邪曲小人》,另作奏疏一道,暗喻馮京為正人君子,韓絳、呂惠卿是奸佞小人,再通過銀臺司呈遞皇上。

        呂惠卿聽說鄭俠又獻了圖,把自己比作李林甫、盧杞式的《邪曲小人》,想著圣上對鄭俠的信任及對王丞相的罷免,更擔心自己這剛剛坐上的參政位子不保,想來想去,再去找曾布、李定、鄧綰等商量。

        曾布道:“我們不是已將《流民圖》出籠前后的情況訪查清楚了,此時何不將此文狀呈與皇上?”

        鄧綰、李定更是贊成道:“是呀,此時不呈遞,更待何時?”

        那日,荊公考慮自己辭相意愿已決,為避免給朝廷再添麻煩,不讓呂惠卿等調查《流民圖》出臺的內幕。呂惠卿等人當面點頭答應,事后還是我行我素,暗中組織人員,不僅察訪了京城,更是去牽涉到此案的東明縣作了詳盡暗訪,很快就查出眾多乞丐涌入京城的真正來源,當即將調查的材料寫成詳細文狀,以待適時呈于皇上。

        現在聽了曾布、鄧綰、李定的建議,呂惠卿不敢怠慢,立即帶上寫好的調查文狀及奏表,去面見神宗皇帝。

        神宗帝這天正在崇政殿看鄭俠新呈上來的《正直君子社稷之臣圖》及《邪曲小人容悅之臣圖》,接了呂惠卿呈上揭發《流民圖》中造假的奏表及文狀,看罷大驚。

        原來東明縣知縣賈蕃自制造千人圍王府一事敗露后,幸得姨夫富弼出面說情,又一次保住了他東明縣縣令的烏沙帽。那天賈蕃正在縣衙無事,衙役送來一封信,看了信套,得知是他表姐夫馮京的來信,急忙拆開視之:

        “表弟臺啟:上日商榷之事,近謀得一計,吾已說服王介甫之生徒鄭俠,要他繪幅奇圖呈遞圣上。為配合行事,旬日之內,你務必動員眾多蓬頭垢面之‘災民’前往京師乞討,且讓‘災民’裝得愈像愈好,愈多愈佳。此為何意,日后自會明白。千萬千萬。馮京頓首”

        賈蕃何等機靈,將來信反復看過幾遍,悟出其中道理,想著自已這官兒做得提心吊膽,再想到自己的姨夫富弼以及韓琦、司馬光、呂公弼等一批三朝老臣的外任,說不準哪一天,他在京城所剩的唯一靠山表姐夫馮京也要被貶往外地……想到這些,他不能不在此關鍵時刻奮力助表姐夫一臂之力。

        當看到表姐夫要他動員眾多“災民”進京乞討時,賈蕃起初著實很為難,以為這東明縣本就是個京畿小縣,人口不過幾萬,早年為了賣度牒,已讓大批鄉民拿田產換度牒出家當和尚去了,鄉間所剩的人更少;再者,自從朝廷出臺“移民就食”政策,東明縣大批災民已到南方求生去了,這一時半會去哪里動員那么多的“災民”進京?

        在坑人方面,賈蕃決不是個腦殘的角兒,他那腦瓜兒稍稍轉動幾下,餿主意出來:“對,既能讓那些鄉民出家當和尚,本官就能讓他們回來,讓他們扮成乞丐進京。果能這樣,豈不……”主意打定,命令各都保將政府下撥的賑災錢糧暫停發放,再動員每家每戶不論人員大小,只要每天去京城乞討,回來就可領取賑災補助;那些出家當和尚的鄉民如能回來扮著乞丐進京乞討,同樣按人頭每日發給錢糧;最后一招更夠殘忍,就是將牢中死囚、鄉間潑皮無賴找來,讓他們自殘手腳進京乞討,言明日后有政府將他們作為殘疾養老終身,若這次扮演成功,另有重賞。那些死囚、潑皮無賴一個個本就是亡命之徒,聽說殘了手足,政府還會養老終身,自是踴躍報名,混在流民中去了京城,滿街哀號,說是這些年的變法,弄得天災人怨,民不聊生,只得沿街乞討……

        神宗帝反復看過呂參政呈上的文狀,又想到鄭俠那《流民圖》及奏章竟是假借邊關加急呈遞上來,更是龍顏震怒,立遣三法司徹查。人證物證俱在,馮京、鄭俠只得承認。最終將鄭俠放逐英州,參知政事馮京調任亳州,著作佐郎秘閣校理王安國因為替鄭俠出謀劃策呈送圖疏,同樣被削職為民,并明令放歸故里,不得在京城住居。
    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_欧美做真爱大野战免费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免费观看刺激高潮的视频
    <p id="g6p3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