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不能相守(1)
作者:史健秋      更新:2024-04-22 18:08      字數:1045
    這天夜里,馮啟泰就睡在了金莓的那間屋子里。他緊摟著(zhù)骨灰盒,一動(dòng)不動(dòng)地躺在那里。他使勁圓瞪著(zhù)兩只眼睛,在靜靜地等待著(zhù)她的出現,他希望上演一出真聊齋,他期盼著(zhù)她從盒子中走出來(lái),到時(shí)他一定將她牢牢地摟住,再也不放她走。

    抱著(zhù)骨灰盒的感覺(jué)很不舒服,木頭盒子那硬硬的棱角實(shí)在硌得慌,遠沒(méi)有溫香軟玉的女性肉體那么令人舒心快意,同樣還是那個(gè)人,生和死的差別就這么大,現在的她不會(huì )動(dòng),不會(huì )言語(yǔ),也不知道冷暖與饑渴,當然,也就不會(huì )再有痛苦,由這一點(diǎn)看來(lái),他還是為她感到高興的,因為她終于脫離苦海得到了徹底的解脫,但是他呢,他可怎么辦?他的痛苦才剛剛開(kāi)始,尚不知道何時(shí)是個(gè)頭!

    他就這樣像一具雕像那樣靜默地躺在那里,眼巴巴地等待著(zhù)她的降臨,他側耳傾聽(tīng),渴望她的腳步聲響起,但是她沒(méi)有出現,只有夜靜靜的慢慢的趟過(guò)……

    到天光見(jiàn)亮的時(shí)候,他體力不支地睡著(zhù)了,在睡谷,他依然做著(zhù)不懈的努力,依然在苦苦尋找著(zhù)他的愛(ài)人。她到底去了哪兒?為什么一去就不回頭?為什么如此薄情寡義?為什么不來(lái)看看他?難道她不知道他有多么想念她嗎?

    “金莓,金莓,我的愛(ài)人,我的寶貝!你到底在哪里呀?你快來(lái)吧!你快來(lái)吧!”他喊著(zhù)她的名字驚醒了過(guò)來(lái),房間里依然如此孤寂,他的懷里依舊只有那只骨灰盒,“唉,你走開(kāi),你不是我的金莓!”他突然惱火地推開(kāi)骨灰盒,他狠狠地盯著(zhù)它看了足足有兩分鐘,他恨這雕刻得異常精美、卻了無(wú)生氣的盒子拘禁了他的金莓,讓他們都不能夠夢(mèng)中團圓!但是繼而,他又撲過(guò)去,將骨灰盒摟進(jìn)懷里,就像摟著(zhù)他的心肝寶貝兒,因為他的金莓不在別處,就在里面啊,他只能這么抱抱她了。他的唇印了上去,卻尋不到她的嘴唇,只有木頭的涼意沁入心底,他的淚一點(diǎn)點(diǎn)涌上來(lái),漫過(guò)眼眶做的堤,一傾而下,他哭得像個(gè)孩子般的抽抽噎噎,一般的肆無(wú)忌憚,他要哭個(gè)痛快,把這些日子以來(lái)心中積聚的怨憤都發(fā)泄出來(lái)。

    他哭得昏天黑地,頭昏目眩,淚水濡濕了骨灰盒子一大塊,含了傷心成分的木頭顏色變深,現出地圖樣的花斑來(lái),他心里想,“難道她也哭了?她也同樣在想我嗎?那她為什么不來(lái)和我相見(jiàn)?!”

    “金莓,我的金莓!你快點(diǎn)出來(lái)吧!我求求你,求你不要對我這么狠心!”他使勁搖著(zhù)拍著(zhù)骨灰盒,只聽(tīng)見(jiàn)盒子里的骨頭相互撞擊著(zhù)發(fā)出沙沙的聲響,他的金莓卻并沒(méi)有應聲而出,他失望至極地跌坐一旁。

    透過(guò)淚眼,他看見(jiàn)骨灰盒被他折騰得臟兮兮的,他知道他的金莓特別愛(ài)講究,把她的住處糊得到處都是鼻涕眼淚,一準讓她不高興,得罪了她,只怕她更不會(huì )來(lái)了。于是,他顧不得擦拭自己臉上的淚水,倒拿紙巾將盒子仔仔細細地擦了個(gè)干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