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p3m"></p>

  • 第一章  水良
    作者:梁夕      更新:2021-06-24 19:56      字數:3469
        在一座山連著一座山的地方,很難想象山里竟還有幾塊肥沃的土地。這些深山里的肥土地,一階連著一階,就形成了幾塊偽裝的“草原”。

        而更妙的是,這些肥土地曾經都是連綿荒野的深山老林,不知在哪一代,經過哪一群勤勞的人民掘地開荒拓出來的。再由他們一年一年,一代一代的除草堆坎,漸漸地開始劃分出“封地”出來,張三開荒的是哪一塊,李四挖根的是哪一塊,就這么漸漸地就各自有了屬地

        水良現在站的地方叫大坪上,他的目的地是前面的肥土地中間凸出來的那個小山丘,當地人因為這小山丘的作用而取名為“娃兒墳”。

        他背上背了一個竹子編織的背簍,當地人叫做“背篼”。背篼里面用了一層漿洗過很多遍,幾乎要褪盡顏色的毛毯,這毛毯原是紅色底,白色格子裝飾的,這毛毯曾裹了剛出生的水良,裹了剛出生的水良的兒子,F在圍在了水良背上的那個舊背篼里。

        水良剛剛得了兒子的時候,和他持家能力極強的婆娘趣道:“這毯裹了我,現在又裹了我們的兒子,以后再給我們裹孫子!”

        然而……事情開始的一切似乎都和夫妻兩人預想的一樣。

        水良祖祖輩輩都是農民,據說他們這一姓原先是在一個極山坳里面生存的,生活在深山里面的這一族人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勞著,可種出來的莊稼根本不夠過活,勉強度日十分艱辛。有一對夫妻就打算離族找尋合適的地方另起爐灶,于是這對夫妻就到了這個叫白云村的地方。

        關于這對夫妻的故事,就流傳這么多出來。至于他們如何找了這地方,如何有機緣走進這個地方,又如何與當地人交流周旋以至于最后生根于此地,無人知其中詳細。如今只有一個結果,這個村子里入境這一姓是大姓,而大家血濃于水。這夫妻倆的墳墓被后代們一次次翻新、守護、跪拜……這夫妻倆葬在一處,各自為墳,并不合葬一起,就那么互相依靠著如生前勞作一般,仍舊面對著日頭。這兩塊墓碑上,言明其身份為:祖先。

        水良這一代是第四代,他父親不知如何機緣巧合里成了當地有名的殺豬匠,技藝高超,手藝純熟,愛好嗜酒。年輕輕輕,三十年華的好青春,卻被這愛好奪取了生命,聽說是心肌梗塞,又有人說是腦充血。至于究竟是什么,發病去時只一個土醫生去看了。鄰居聽說了都到水良家處圍了一堆,土醫生說出猜測,大家各自傳各自聽來的話,加了自己以為的理解再經由自己的口添色說出去,究竟是什么,也沒有個科學的憑信,人總之早就是入了土的。

        于是水良就成了孤兒,父親如此“不明不白”去了,母親呢?母親生下幺弟,血崩,身子虛,止住了血,卻也只拖了幾日去了。水良如此就的的確確成了孤兒,幸好早早14歲便成了家,有了妻子。妻子呢,也是個孩子,只比水良大一歲。水良還有一個妹妹,兩個弟弟。二弟叫水貴,妹妹水蓮,幺弟水朝。

        如今,幾個弟弟妹妹都還未成家,母親去得早,水良對她沒什么印象,也許心里多少有些想念,遺憾,埋怨的吧。至于,父親也撒手人寰,水良說不清心里的想法。父親自小便不疼他,甚至是是恨他的,而恨水良的原因便是村里一些閑言碎語,聽說母親嫁給父親時,是懷了身子的。而,村子里的婚事,皆是父母命,媒妁言,男女說定成婚前鮮有相識的。于是,水良存在時,父親便恨著他,連帶著恨著水良的媳婦,自然也有水良的孩子。

        水良眼見著就要到了目的地,心里卻似乎見了陰沉沉的云霧,放佛要破空全傾倒下來。而背上背負的——這墜墜的沉痛恍若有意百斤、千斤、萬斤之重一般,沉沉的壓在水良的背上、心里。于是,平坦的地上只是橫了一根輕輕踩便可踩斷的樹枝,水良就這么容易歪斜到一邊。

        萬箭齊發,傾倒一刻如何能夠扭轉乾坤呢?然而……如此歪斜,水良卻仍舊站著就是了。歪斜的時刻,因著背上的東西硬生生地喚醒野獸本能的自我保護,右手直直地就甩了出去,硬硬的支撐住傾斜的身體和背上背負的重量,靠著右腳常年與土地打交道的經驗,咬著牙硬是沒有摔倒在地。這樣的結果便是水良的右掌心被硬生生的陷進去許多泥土和沙子,手腕也扭傷了,可他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變化。焦急的轉過頭去看看背上的東西是否倒在地上,背上的重量沒有變化,還是那么多,水良嘴里顫抖地說著:“幸好,幸好!

        眼淚就那么流了出來,水良卻仿佛不知道似的,腳上只是更加穩妥的向前走著,步伐卻是慢了下來的。似乎故意在拖延一般。

        前面的小山包在這個蕭瑟的季節,竟還點綴著幾株翠綠的小樹。不用去看,水良自然知道必定是萬年青了。這個村子的習俗,墳墓上大多會種上一株小的萬年青,說是有祝愿陪伴之意。老一些的人認為,萬年青長得越好,與墳里人有直系親屬是人家必定順順當當,大福大氣。水良的背篼里并沒有帶萬年青,萬年青生命力極強,水良記著家里婆娘說的話:“生我們對不起孩兒,到了那邊該有的千萬不能少!

        婆娘說這話的時候,眼睛早就哭腫,紅紅的腫腫的讓水良想起孩兒被長腳蚊蜇了腫的像泡粑的臉。水良很沒有信心的安慰婆娘說道:“孩兒那么孝順,正因了這孝順才去了,他一定是不愿意看著他的媽再為他哭瞎了的!彼家彩强薜,安慰的話帶著哭腔很沒有令人信服的能力?梢粚Ψ蚱,丈夫是妻子的天,這天暫且不說其他的功效,單是遇到難過的事,妻子總歸是可以盡情放聲大哭大氣的,而丈夫卻不可以。妻子哭,總歸覺得還有丈夫還可以依靠,一旦丈夫也哭了,這個家似乎就要垮了,遇到的問題難關也把這丈夫難住了,如此這家就真的沒有指望了。因著這層緣故,白云村很少有看到男人哭的,也很少看到女人明明堂堂的哭的,女人即使哭也是躲在房間里,夜里背了人偷偷流幾滴無言的淚水,第二天見了人自然又是嘻嘻哈哈,一副輕松自在,超凡脫俗萬事想通的樣子。

        這次卻是天大的痛,不僅妻子是明明堂堂的哭,白日里放聲的大哭,就連丈夫水良也是哭了的,只是還未哭出聲,卻仍舊是有顫音的,見了好心來安慰的鄰居是來不及揩去眼角那些渾濁的淚水的。淚水被手連忙胡亂揩,亂進了嘴里,水良舌頭傳來的味道,苦的。

        水良的心也是苦的,水良吃過苦膽兒,小時候和張家小孩兒調皮捉蛇,打賭輸了吃的。是苦的,那時水良被那苦給逼出了眼淚,卻是笑的,F在被這眼淚苦了,水良還是流淚,只是不能大膽的流。只能在心里壓抑地流,因此這苦淚就浸漬到心坎兒里,見縫就鉆,水良的心就這樣被這點滴的力量漬到徹底苦了。

        娃兒墳山,很少有人來這里,除了和水良一樣心被漬苦的可憐漢子以外,從不會有人來這。這小山上隨處可見的小凸包,水良看著這些小凸包,心里更加難受得緊,仿佛被這些小凸包用無形的手緊緊捏住,喘不上氣兒。背篼安然地放在地上,穩穩的放著,紅白相間的毛毯妥妥地蓋著。水良深深地看了,嘆出很長的一口氣,仿佛要用這口氣把這一生就嘆過去,不必再繼續過下去。然而,生卻不許水良這么做,想起家里的婆娘,想起那苦命早去的娘,水良也不允許自己就這么嘆著了結這一生。

        娃兒墳山已經有了許多小凸包,好的地方早就被占去了,水良仔細地搜尋一塊好的地方。聽說視野好的地方,埋人是極好的。按理,老鸛窩的老人死了,家里的孝子孝女總會找一個看風水極準的大師,提上一些禮物,或是酒,或是臘肉,或者是其他好東西,用極傷心極誠懇極期待的語氣,央求著大師給老人探一探八字,找個風水寶地和吉日下葬,這個吉日必須要和孝子孝女不沖撞才可,但凡沖撞到某一個子女頭上,這吉日便不是吉日了,必須另找吉日。若其他子女定要強行選那日子,被沖撞的那人是萬萬不會同意,搞不好一家人因此就結了仇結了怨,若是那沖撞的那人家里的妻子或他的子女出了點什么照平常來看很是正常細小的事情,也定會把這些事情一應怪到死去的人身上。風水寶地自不必說,一定得請大師看過,這大師口里帶些極羨慕極贊賞的話,用上熟練的道賀語氣說道:“這地方極好的,發人發財,很合適!

        娃兒墳自然按理說是不這么講究的。娃兒墳葬的都是不幸夭折的孩子。孩子大多死于非命,死去的嬰兒很少會有人主動提起,孩子沒了,一家人自是傷心的。但不會和老人去世一樣搞得隆重,老人去世是一定會大擺宴席,這樣以示子女對老人的孝順。嬰兒夭折,家人都是悶聲小心的,生怕被人知道了去,哭也是壓抑著的,很少大聲痛哭。不幸不會一直發生,但總是會發生的。于是不知從時候開始,這個凸起來的小山堡就成了天然葬人的墳山,漸漸的大家都知道這里埋了許多小孩兒。夭折的嬰兒不吉利,便聽說靠近這里也會沾染壞運氣。除了埋葬小孩兒,平日里斷然不會有人無緣無故到這山堡上來的。

        水良平日里也斷然不會來這里,一是這片山林里并沒有名屬水良的地,他自不必到這里干活。二是這里的確是一座娃兒墳,不知是不是葬了許多小孩兒的緣故,天也同情他們便常年是陰郁氣象,制造了天然的陰郁氛圍。水良既是一家之主的男子,自然不會無事到此處,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小心意思,恐沾染不吉的。

        可水良如今卻是到這里來的。水良終于在山陽找了一個闊處。
    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_欧美做真爱大野战免费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免费观看刺激高潮的视频
    <p id="g6p3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