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g6p3m"></p>

  • 初始八·遺忘的人和失去的數據
    作者:無心舍      更新:2023-07-15 17:55      字數:2015
        宋于初仍舊干著自己送外賣的活兒。

        時空狩獵局仍舊在處理他的身份恢復的問題,要走的程序不少,于是宋于初整日沒什么事做,只是睡大覺對他來說過于浪費時間,即便擁有了無盡的時間,宋于初也不想閑下來。

        另外,找點事情做,才能讓宋于初不去胡思亂想。

        而沒有任何人能記得他的情況下,送外賣是個不錯的選擇。

        倒是很巧,手上這一單就在宋于初之前老師的隔壁,去的路上順便買了點水果,想著許久未見老師,就說是社區送的,應該沒什么大問題。

        到門口的時候,宋于初聞到了一股不好的味道。

        像是小時候在農村的時候,燒的炭火。

        “喂,有人在家嗎?”宋于初拍著門,大喊著。

        然后不管他叫多大聲,都沒人搭理。

        “難道是搬走了……沒道理,這味道……”宋于初的聲音驚到了隔壁。

        “小哥,你叫啥呢?”

        “啊抱歉,我想問一下,這家人在家嗎?”

        “是外賣嗎?”

        “有點難聞的味道,所以有些擔心!

        隔壁突然想起了什么,對宋于初說道:“今天早上,老爺子好像提了一箱炭回來,說是搞燒烤,但也沒見他買別的菜!闭f著又進了屋,去看了才發現老人屋里的窗戶是緊緊關著的。

        “該不會是想燒炭自殺吧!鼻嗄険项^。                      

        宋于初眉頭微皺,沒多猶豫。

        “明月,檢查屋內情況!

        話音剛落,明月便出現在宋于初的身邊,查看屋內情況之后,對宋于初搖了搖頭,說道:“里面沒人!

        而宋于初臉上的擔憂變成了驚訝,就在剛剛,門開了。

        出來的是個年輕人,和宋于初的老師長得很像。

        一瞬間的驚詫之后,宋于初意識到了不對勁,他認識老師的兒子,是個微胖的憨厚人,和面前這個完全不一樣,而且老師左眼眼角有兩顆很明顯的黑痣,這個人也有。

        不用多想,他就是宋于初的老師。

        宋于初愣住。

        “老師?”宋于初試探性地喊道。

        僅僅是試探,但對方的反應印證了宋于初的猜測,年輕人歪了歪頭,問道:“你是我的學生?”

        住在隔壁的青年還在往年輕人的屋里探頭,問道:“老爺子呢?你是他兒子吧,老爺子沒事吧!

        年輕人愣了會兒,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笑著對青年說道:“他沒事,在里面躺著呢!

        宋于初冷靜地看著對方,青年覺得安心了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可宋于初不打算離開。

        “你說老師在里面躺著,我能進去看看嗎?”宋于初趁著年輕人不注意直接進了屋,屋內的煙味在他進去的瞬間消散,剛剛還在客廳的火盆也是眨眼間消失。

        有人在抹除這里的現實時間。

        “明月,割裂建造異空間!彼斡诔跽f著,明月跟著出現,年輕人的臉色頓時變了,他下意識想要跑,卻被宋于初抓住了手,呼吸之間,便被宋于初扯進了明月建造的異空間。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能看見明月!彼斡诔跛浪雷ブ贻p人,不讓他逃走,“明月,牢籠!

        少女挽著宋于初的手,隨后說道:“無法識別!

        宋于初愣住,面前的人竟然不是時間病毒。

        年輕人見狀,笑了笑,“我搜索過他的記憶,很奇怪,他的學生里面并沒有你!

        當然不會有宋于初,他早就被時間給抹除了,這個世界,知道他是宋于初的人只有時間管理局A31小隊的諸位,盡管平時話都說不了幾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他也在尋找自己的過去。

        即便是這樣,宋于初也不想否認自己這二十幾年的時光。

        “不管你怎么看,我記得駱老師就好了!彼斡诔跽Z氣堅定,“所以我不允許有人占用他的身份,你是什么東西,到底對我老師做了什么?”

        駱起甩開宋于初的手,周圍的空間并沒有消散,他也意識到了,只要進入這個異空間,就沒那么容易出去。

        “早就聽說過時間管理局的員工很煩人,沒想到還真的遇上了!瘪樒鹚α怂κ,“讀書人不該跟人打架,所以,你還是把我放走,咱們和氣相處行不?”

        言行舉止,都跟宋于初印象中的駱起一模一樣,可是這個人不是駱起。

        “冒牌貨,還和氣相處,我老師在哪里?”宋于初很擔心,搞不好真正的駱起已經死了,“明月,武器!

        直刀應聲緩緩顯出具體的模樣,宋于初握刀朝著年輕的駱起砍去,駱起并沒有刀,于是宋于初的刀直接將駱起劈成了兩半,就在宋于初的驚詫之中,被一分為二的駱起倒在了地上。

        沒有迸濺的鮮血。

        地上被分成兩半的人趁著宋于初還沒反應過來,血液粘連,竟然又合成了一個完整的人。

        “這可是你老師的身體,下手也這么狠的!

        駱起說這話的時候,人已經到了宋于初的跟前,剛剛發生的事情不過一秒的時間,跟著宋于初便被駱起一腳踢飛出去。

        宋于初覺得自己的肋骨似乎斷了兩根,更別說內臟,簡直疼得宋于初說不出話來,大口的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

        “明……月……治療……”宋于初強壓著內心的恐懼,這個冒牌駱起實在太可怕了,眼看著駱起朝他走過來,宋于初愈發的害怕,他覺得自己可能會被殺。

        之前宋于初問過云和修,時間管理局的人,被時間拋棄,處于時間之外,是不是就意味著,不會死亡。

        云和修并沒有給出具體的答案。

        宋于初記得云和修說的話。

        即便是時間管理局的人,即便是被時間拋棄的他們,也是會死掉的,中控助手和抑制器可以極大地強化他們的身體,輔助他們作戰,可以在他們受傷的時候及時治療,但是無法復活他們。當然死亡不意味著結束。

        “你早就死過了,本應該重新在總部出生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總部失去了你的數據,所以我才會一直尋找你!
    免费看在线A片小说_欧美做真爱大野战免费_男女肉大捧一进一出_免费观看刺激高潮的视频
    <p id="g6p3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