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十五·期待的孩子與精致的謊言
作者:無(wú)心舍      更新:2023-08-28 08:50      字數:2098
    被人期待著(zhù)降生的孩子,多半是幸福的,從出生那一刻起,已經(jīng)勝過(guò)許許多多的孩子了。

    最開(kāi)始的時(shí)候,習慕并不想要孩子,她的人生規劃里,有結婚但沒(méi)有懷孕,只是意外來(lái)的很快,結婚后的第二年就懷上了,為此還跟家里人吵了一架。

    江財良是習慕的老公,兩人大學(xué)的時(shí)候認識,志趣他相投,性格互補,順其自然的就在一起了,畢業(yè)之后工作兩年便跟習慕求婚,一切都在按著(zhù)他的意愿往前發(fā)展著(zhù)。

    人生如此幸運,很難得。

    只是有一點(diǎn),江財良和習慕想的不一樣,他很想要個(gè)孩子,他知道一旦有了孩子就得有一方舍棄自己的工作,他也清楚自己的工資收入更高,到時(shí)候一定是習慕放棄。

    最開(kāi)始的爭吵,在江財良的意料之中。

    江財良很自信,他知道不需要多久,習慕就會(huì )想明白,畢竟在習慕的眼里,孩子的到來(lái)是個(gè)意外。

    習慕回到她爸媽身邊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江財良一個(gè)人。

    是許久沒(méi)有享受到的獨身生活,好像瞬間回到了和習慕相識之前。

    江財良在屋子里晃著(zhù),他家底不錯,房子是爸媽出錢(qián),他不用太操心。

    沖咖啡的時(shí)候,不小心被開(kāi)水濺到了手,江財良下脫口而出讓習慕拿藥箱過(guò)來(lái)。

    許久沒(méi)有人回應,江財良才覺(jué)得有些寂寞。

    他應當享受這難得的清凈日。

    想了會(huì )兒,窩在沙發(fā)上給自己的丈母娘發(fā)了消息,言明孩子是意外到來(lái),但他可以學(xué)著(zhù)當一個(gè)好爸爸,孩子生下來(lái)之后他一定會(huì )照顧好習慕和孩子,不會(huì )讓習慕受一點(diǎn)委屈。

    江財良知道這些話(huà)會(huì )全部傳達給正在和他冷戰的習慕。

    習慕表面看起來(lái)是個(gè)要強的女人,行事果決,事實(shí)上她很溫柔,也心軟。

    江財良知道,習慕的爸媽會(huì )幫著(zhù)勸自己的女兒,一旦孩子生下來(lái),就什么都好說(shuō)了。

    想到這兒,江財良的臉上不由得露出笑來(lái)。

    就該是這樣的發(fā)展,這輩子,江財良不管做什么都是順風(fēng)順水,所以他很自信,無(wú)論是什么,都會(huì )按照他的想法來(lái)。

    江財良開(kāi)始在購物網(wǎng)站上物色嬰兒床,他還要請人把客房重新裝修一下,弄成嬰兒房,不管孩子是男孩女孩,他都能接受,但最好是男孩子,現在這個(gè)社會(huì ),只有男孩是最能享受便利的。

    果然不出江財良所料,沒(méi)過(guò)兩天,習慕就回來(lái)了,并且很高興地接受了這個(gè)“意外”。

    到了孩子出生的日子,江財良早就請好假,徹夜在產(chǎn)房外待著(zhù)。江財良在網(wǎng)上看見(jiàn)過(guò),有些快當父親的人在產(chǎn)房外不知道該干什么,于是拿手機玩游戲,因此引起了爭端,不少人罵男人說(shuō)不懂女人生孩子的痛苦和艱難,也有不少人反駁說(shuō)男人在產(chǎn)房外本來(lái)就不能做什么,一呆幾個(gè)小時(shí)不管做什么都是消磨時(shí)間。

    “真是冷漠啊,自己老婆在生死關(guān)頭,而男人卻在享受游戲!苯斄己懿焕斫饽切┤藶槭裁床荒芾斫饽腥送嬗螒虮涣R,關(guān)鍵從來(lái)不是游戲,而是感情。

    游戲是享受的,是放松的。

    但生孩子是痛苦的,漫長(cháng)的。

    在習慕懷孕的時(shí)候,江財良陪著(zhù)習慕去體驗了生產(chǎn)的痛,他已經(jīng)記不清自己體驗到幾級,只記得自己滿(mǎn)頭大汗痛地直叫,習慕只說(shuō)那不過(guò)是痛經(jīng)時(shí)候的感覺(jué)。

    江財良慶幸自己不是女人,他可憐女人,但只有一點(diǎn)點(diǎn),反正所有女人都是這樣的。

    江財良記得自己說(shuō)了什么,他說(shuō)真的體會(huì )到了女人的難處,感受到了生孩子的不容易,他向習慕保證今后一定會(huì )好好地對她。

    當然,這是江財良提前就在網(wǎng)上看見(jiàn)過(guò)的,這些話(huà)他都記得,他也記得每次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關(guān)心習慕,記得給習慕帶小禮物,記得每個(gè)節日都給習慕驚喜。

    這些都是他應該做的,江財良覺(jué)得他做的很好,他已經(jīng)超越不少男人了。

    自然,江財良不會(huì )告訴習慕,他在謊稱(chēng)加班和出差的時(shí)候,是花了錢(qián)找女人排解生理需求,他不覺(jué)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對,在他眼里,那些收錢(qián)辦事的女人就跟工具一樣,只是這工具更貴,體驗真實(shí)。

    這些事情習慕不會(huì )發(fā)現,江財良的朋友都是這樣的,說(shuō)到底他是男人。

    孩子還沒(méi)出生,江財良也拿手機,沒(méi)有玩游戲,而是給親戚們打電話(huà),給朋友們打電話(huà)。

    都打了個(gè)遍之后,江財良又在花店訂了花,他要把事情做到完美,并不是心疼習慕,他要所有認識他的人都覺(jué)得,他是個(gè)好男人,是個(gè)不可多得的存在,而習慕嫁給他,是上輩子積德。

    江財良享受親戚朋友之間對他的贊美。

    那些人確實(shí)是這樣做的,沒(méi)幾個(gè)人真的擔心產(chǎn)房里的習慕,反正所有女人都會(huì )生孩子,都會(huì )遭受這樣的痛苦,事后還不是一切正常,他們表面上在聊的是生孩子的習慕,但字字句句都是夸江財良。

    直到孩子出生,江財良也跟預先想的去做,沒(méi)有去看孩子,著(zhù)急地問(wèn)醫生護士自己的老婆現在怎么樣,得到允許后,第一時(shí)間出現在習慕的面前。

    習慕覺(jué)得自己很幸福。

    江財良很滿(mǎn)意這場(chǎng)戲。

    原以為十分期待孩子到來(lái),江財良就可以接受孩子帶來(lái)的折磨。

    總是哭鬧的兒子,讓江財良的神經(jīng)時(shí)刻緊繃著(zhù),他請了人幫忙做家務(wù),但帶孩子的事情大多時(shí)候是習慕,習慕只要他下班后接手,他輕易地答應了。

    沒(méi)幾個(gè)月,江財良的脾氣變得十分暴躁,只要聽(tīng)到孩子的哭聲,他就想砸東西,又在外人的面前暴露本性,只能拿沙發(fā)上的抱枕出氣。

    習慕看不下去,終于說(shuō)出,讓江財良和她分開(kāi)睡,晚上的時(shí)候也不需要江財良去喂孩子。

    這也在江財良的意料之中,他知道,只要自己表現出怒氣,表現出委屈,習慕總歸是會(huì )為他著(zhù)想。

    在此之后,江財良可以一步一步實(shí)施自己的計劃,終于完全脫身,他可以繼續用加班和出差當作借口,工作是最好的掩護,他可以在另一個(gè)人的懷里,只用手機給習慕發(fā)去關(guān)心的消息。

    即使這樣,親戚朋友依舊會(huì )在習慕的面前說(shuō),習慕嫁了個(gè)好男人。